谢太傅 发表于 2013-11-3 20:41:03

第三期新旧互译总结(坑完)

本帖最后由 谢太傅 于 2013-11-7 22:57 编辑

光阴似箭日月如梭乌飞兔走日升月沉岁月像把杀猪刀时光一去不回头,此时此刻,本哨子已经记不清是哪个破人不让我下场了,我也不想诅咒他尿炕了,现在开始总结。一、关于游戏是跑帝还是我弟在随意吧里嚎了一嗓子,第三期新旧互译就在毫无准备的情况下呱呱坠地了。感谢这对师徒,在孕育出新生儿之后,更催生了无数奇葩。二、关于哨群本傅主哨,可乐做蜜。兄弟齐心,苦到如今。三、关于队伍随意吧队:此队占据主场之利,片刻工夫就组队完毕,此后又衍生出旁支,和嫡系一起,演绎了歪楼大剧。江韵队:本来以为老闲登高一呼,应者云集的,结果大失所望。要不是浅妞挺身而出,江韵队夭折的可能性极大。最后虽然艰难组队,但由于先天不良,发展到尿炕的地步也就在所难免了。白小扇队:这支队伍组队最晚,完工最快,兰兰必须严重感谢本傅的拉人之功。为此欠了黛破七律一个,兰兰代还了吧。四、绣球
桂枝香
灯寒四壁,况暗雨敲窗,晚来风急。偏是逢秋梦浅,避秋愁极。一时叶底萧萧语,听何如、隔年清笛。拥书难久,临笺无绪,断章谁拾。泪也似、青衫旧识。剩相许残更,画眉遥忆。还对横波转处,漫拈花色。莫将春与人俱散,但湘裙轻绾今昔。片云天远,征鸿何在,为传词笔。五、玩家点评(一)随意吧队1、队长火鸟:鸟队长玩什么都是一副革命马前卒的模样,此番一脚踢开跑帝,将队长头衔揽将过来,在接到本哨原作后马不停蹄地赶工,很快完成第一棒。鸟队长这回充分吸取了前两次的教训,没有在厨房里完成译作,更没有把“炒鸡蛋”“拖地板”等歪楼必备的神器带在身边。但鸟队长乌龙帝的气质犹存,虽然采用直译的方式,却不自觉的将这种气质随着棒子一起传给了跑帝,歪楼大幕就此拉开。与原作相似度:95%2、二棒跑堂:跑帝在主持了二期之后,再也按捺不住骚动的心了,撸起袖子冲进了跑道。跑帝敢于接鸟队长的棒子,这份勇气就无人可比。也许是受了刺激,老跑第一次交了个五绝,被本哨一顿乱棍打回去了。老跑痛定思痛,不多久交了个《金缕曲》,但很明显被本哨打晕了,以致词中出现了“痛经”这样的词语,分明是对鸟队长权威的无声的蔑视。“没吃过猪肉也见过猪跑”这句话在新旧互译中是行不通滴。实践证明,老跑同志在做过二期哨子后,还是木有把握住本游戏的精髓。与上家相似度:45%,与原作相似度:20%3、三棒园园:在本哨退出随意吧的那段日子里,我弟可乐果断地收了这么个小资的徒弟,哥深表欣慰啊。这个大侄女在领到她师祖的棒子后,估计抑郁了很久。因为跑帝的作品一向是后现代主义抽象派的,于是乎,随意吧队发出了第一号公告——G随意吧高铁第一次减速了!抑郁归抑郁,可乐门下毕竟木有吃干饭的,园园经过深入研究,终于拿出了一首文质兼美的新诗,并成功的打上了自己的烙印,因为我只能依稀地看到跑帝那苍老而闷骚的背影了。与上家相似度:55%,与原作相似度:18%4、四棒盏儿:盏儿本来是安排着旧译新的,在园园交棒后,鸟队长一时没有抓到人,于是镇守井口关的任务就落到盏儿身上了。井口关的险要,已无需我赘述了。说实话,经过前三棒的共同努力,到了盏儿这里,由直立人向类人猿退化已经是不可避免的历史趋势了。盏儿的《临江仙》基本上保持了园园小清新的味道,并为此后的队友们进一步的发挥留下了广阔的创作空间,解颐太的“直角塔”,往斋的《哨遍》,“其得益于天后者夥矣”!与上家相似度:75%,与原作相似度:10%5、五棒大师:鸟队长无良,将大师逼到写新诗的地步,真是叫人情何以堪啊。但是,在此我要特别声明:“大师就是大师,大师只有一个!”当大师的新诗呈现在我面前时,我和我的小伙伴们都惊呆了。“星光写上梧叶泻下风中之冰”,如果你以为这是某个妙龄小资的句子,那你就错了。这就是大师,一个能乘着越光宝盒往来今古的男人。请慷慨地奉献你的尖叫吧,为我们惟一的大师,也为那即将亲吻大地母亲的高楼。与上家相似度:85%,与原作相似度:5%6、六棒往斋:蝎子不冬眠了,这个消息和公鸡下蛋一样劲爆啊。往斋决定下场,鸟队长着实兴奋了几秒钟,而当往斋一本正经地说要来个《哨遍》时,鸟队长已经在寻思着另谋出路了。往斋的敬业态度是不消说的,随意吧队苦等了数十个小时后,往斋的《哨遍》才横空出世,犹三易其稿。本哨在拜服的同时,不禁为下一棒的解颐太而忧心忡忡了。当日静好在本哨麾下时,面对日本友人西园庆次的《八声甘州》欲哭无泪;此番,解颐太能啃得动往斋这个硬骨头吗?当然了,一切作品到了往斋这里,都无异于遭遇终结者。至此,随意吧大楼轰然倒塌。与上家相似度:15%,与原作相似度:0%分队:六棒暗香:香香是鸟队长在无法忍受对往斋的思念之后拉来的救火队员。香香与大师毕竟都是吴越之人啊,能够深刻领悟到大师内在的如水般的特质,大师的深沉,大师的忧郁,大师的清绝,都一一被香香捕捉到并写入词中。大师何幸,得遇知音啊!本哨何其不幸,在百转千回之后,与香香渐行渐远了。与上家相似度:88%,与原作相似度:0%7、七棒解颐:解颐太虽然也是大神级的人物,但遭遇往斋也必须高挂免战牌的。香香的及时出现,不仅解了解颐太的燃眉之急,更催生了姨太太无数的灵感。于是,在没有本哨可供调侃的时候,解颐太毅然走上了创新的星光大道——直角宝塔诗劈空而出。不得不说解颐太是个念旧的人啊,在她的这座“宝塔”里,供奉了如下大神:教主乐游、冰块MM芳香、队长飞鸿、型男红尘、终极排名帝千古、好基友沧海和孤帆。恭喜以上诸位,你们得以名垂后世,请感谢鸟队长慧眼识珠吧。与上家相似度:10%,与原作相似度:0%分队、七棒清尘:段不败应该是有愧于数十日来潜形匿迹的阴暗生活,故而此番攘袖奋臂,做了一回双枪将。一方面,段不败以其无与伦比的想象力,成功破解姨太太神作的奥秘,除了忠实地保留了姨太太供奉的七个葫芦娃外,更是进一步加以发挥,融入了乌条、天涯等熠熠生辉的意象,营造出一种“今夜星光灿烂”的美丽意境。我们可以大胆地说,如果2014年高考的诗歌鉴赏题选择段不败的大作,下一个“滚出高考”的就是本哨执教的语文了。王爷啊,你这是把我往绝路上逼啊!另一方面,段不败敢于直面惨淡的往斋,敢于正视淋漓的《哨遍》(请原谅我乱用形容词啊,非如此不足以表达我对王爷的仰慕),这是怎样的哀痛者和幸福者啊!难能可贵的是,在段不败的笔下,往斋的《哨遍》再也不是可以直追《忐忑》的神曲了。“长安老妪亦能解”,段不败终于通过自己的不懈努力,领悟了“文艺为工农兵服务”的宗旨。与上家相似度:80%,与原作相似度:0%8、八棒天涯:局面发展成现在这个样子,就不是天涯老大能够掌控的了。因此,天涯审时度势,闭关潜修数小时后,果断选择了独立创作的办法。于是乎,在细雨中,在流光里,天涯老大精骛八级,思接今古,为我们奉献了一篇集文艺、小资、古典、沧桑于一体的大作。事实告诉我们,楼歪了有什么打紧的,随意吧有的是建筑工人,新的大楼随时可以拔地而起,王石,潘石屹等大鳄的末日已经不远了(此处应该有掌声)!与上家相似度:85%,与原作相似度:0%


清清静如茶 发表于 2013-11-3 20:45:48

沙发等 

清清静如茶 发表于 2013-11-3 20:45:56

沙发等 

清清静如茶 发表于 2013-11-3 20:46:02

沙发等 

清清静如茶 发表于 2013-11-3 20:51:30

哎呀 一不小心连板凳地板都也抢了 既如此  那顺便把地下室也抢了吧  :lol

谢太傅 发表于 2013-11-6 00:02:05

本帖最后由 谢太傅 于 2013-11-6 00:06 编辑

附:随意吧各棒作品

【火鸟】
今夜微暗的灯光照着清冷的墙壁
窗外的秋雨伴着秋风更催着秋梦
而我又如何能躲避这恼人的浅浅的清秋呢
仿佛我又听到梧桐叶下低低的细雨呢喃
一如隔年的笛声
此刻淡淡的思绪随着书香中淡墨油然而生
这其中的滋味有谁能识又因谁而至

泪纷纷,也洗不去青衫旧印
只剩三更如许,蛾眉相忆
而今对着你的方向眺望,记取一些花色
只把这春留在裙角、系在今宵
一朵云难追一片天,就让我的心事付之笔端随着飞鸿寄出可好?  

=====================华丽的分割线========================

【跑堂】
大黑知谁共。有微光、影寒清壁,卷帘秋梦。风雨鸣禽寻常是,陌野离离旧冢。只如今,几人能懂。目透疏窗千里外,料卿卿、一阕钗头凤。声浅浅,似唐宋。
青江玉笛波心动。甚思绪、淡淡成流,盈盈欲送。花落花开花如故,摘取其中一种。胜却他、青衫题凤。倘若留春留不住,倩飞鸿、径向潼云纵。收拾罢,曾经痛。

=====================华丽的分割线========================

【园园】
夜静不眠/窒息了一些思念/无人光顾的街角/跌进了黑暗/迷离的灯 飘渺如雨/湿透了思念者的心绪
千里之外的爱情/是那么地遥不可及/千里之外的爱人/是否终日卿卿我我/沉迷在那些莺莺燕燕之间
夜色缱绻而缠绵/思绪漫过红尘水边/泛起的涟漪弄湿了心帘/眸光越过蓝色海岸/却越不过心的界限/
有一个声音告诉自己/忘记过去展望明天
岁月的长歌/优雅了心的情感/一颗单纯的心得到锤炼/感谢曾经的走过/心路点点/让我潮湿的诗意流淌指间/心深处有一轴水墨画卷/美丽依然   

=====================华丽的分割线========================

【如茶】
临江仙
街角光微桐树底,晚风吹面如冰。有花开谢不知名。忆君曾遗字,细数几寒星。
谁遣清歌于夜卷,流光共影泠泠。无题诗里复无声。那些芳草径,寻忘两无凭。

=====================华丽的分割线========================

【大师】
星光写上梧叶 泻下风中之冰
有人行走于夜
走过义山无题之诗
走过街角 苔花点点
那是遗失千古的篆字么
清歌莫断肠

那些寻找的 终将逝去
那些喧嚣的 终将沉寂
野草褪去的路
如同赤裸的希望
远去的身影 寒冷而坚决   

=====================华丽的分割线========================

【暗香】  
数点繁星梳碧叶,翻上流光,泻下风之发。行过义山无题夜,相逢街角苔花没。
小篆千年清韵别,纵有喧嚣,沉寂终将绝。野草幽径青褪否,萧萧远去单衣决。

【往斋】
老子孔丘,秦月汉关,已近春冰脆。偏又兴,西学演欢悲。问多元辙情辕意。争辨知。皇皇死犹称幸,哓哓又说生犹死。来窈渺龙吟,纷纭蜃吐,当年香象愁矣。算管窥锥指已然非。更谩解鲲鹏稻粱期。千载风涛,万里烟云,旧鸥渐逝。
噫。蜗角还栖。欲磨霜刃惊蛟兕。湍浊空簸岸,流红能到涯际。想马骨虽珍,叶公未好,刘伶故事何关醉。怀有待招魂,徊惶意绪,车薪消受杯水。向长街曲巷觅几时。听晚市人声若奔雷。解欢悲、正当从此。兰釭眉翠都古,不入今人志。且观翁妪閒言缓步,小子喧哗泗涕。此生须继宛陵诗。莫轻论、有悔无悔  。

=====================华丽的分割线========================

【解颐】
夜,
星光,
微风过。
忆念乐游,
宛若芳香没。
旧诗行里珍别,
却随那岁岁飞鸿,
渐沉渐寂也秋将绝。
总归红尘千古春难驻,
唯剩得沧海孤帆意而决。

【清尘】
(一)
时光,流进远古文明的河滩。
秦时明月汉时关。
千古悲欢,不过是场遥远的意念。
离殇,于秋水之外,细细密密,爬满了额上的眉阑。
所谓生死,在天一角,在水一方。

(二)
是谁让歌吟含羞?是谁让管弦微凝?
稻粱初糜,鲲鹏作别,写成一段没有界标的伤。
红尘之外,烟云走得很自在。
我站在原地等待,看鸥盟老去,看时光渐逝。
所谓人生,风起如梭,风落犹空。

(三)
风霜磨破了眺望久远的河滩,安放水月生涯。
不曾相忘的千年故事,沉醉在意绪里徊惶迷茫。
长街声声沸,晚景片片凉。
兰灯明灭,远山盈翠,所有的吟颂都化作古迹斑斑。
所谓红尘,你来便有,你走便无。

(四)
閒言是右岸一场起伏的风波,翁妪在左。
岁月喧哗,且听一曲泗涕的弦律,吟颂于千古。
是谁将单薄的延续,又悄悄泊上诗的浅舟。
一平一仄,写成了谁的风景?
所谓悲欢,有时无悔,有时无痕。      

=====================华丽的分割线========================

【清尘】
念奴娇
烟云向晚,正秋风欲起,秋声堪绝。岁岁飞鸿千里去,一任芳香争歇。明月初悬,星光盈满,寂寂红尘别。远游曾忆,但留几片词阕?
遥望沧海孤帆,载将愁去,不说愁时节。留得岸边风尘女,吹遍阳关三叠。浪里乌条,天涯清影,听鸟声惊彻。那年花事,绾成千古心结。

=====================华丽的分割线========================

【天涯】
微风过处夜何其,染出星光天自奇。园上乐游人不觅,枕边芳草梦偷移。鸿飞尽也秋声寂,帆去孤兮沧海悲。挥手红尘别千古,怀中空有旧诗随。

【天涯】
细雨湿流光,逝水何汤汤。秦关出汉月,千古照悲凉。秋风何颜色?吹成两鬓霜。叶落堆新冢,到此散轻狂。逢人问生死,遥指天一方。
细雨湿流光,弦歌莫断肠。几回伤离别,几番惜稻粱。天高不自在,鹏翼转收藏,却看盟鸥老,单衣立斜阳。逢人问生命,正逆光飞翔。
细雨湿流光,世事何浅尝。沉醉东风里,举目又惶惶。长街声如沸,散后余晚凉。城郭无人至,古道迹苍苍。逢人问尘色,一梦到襄王。
细雨湿流光,闲情与恨长。翁妪俨在左,白发接沧浪。何处四弦激,闻之沾衣裳。旧痂不能抚,旧事忽可忘。逢人问悲喜,挂帆却远航。

清清静如茶 发表于 2013-11-6 09:38:10

笑死了  为随意吧队申请奇葩队称号 :lol

天涯孤舟 发表于 2013-11-6 11:37:03

为我们奉献了一篇集文艺、小资、古典、沧桑于一体的大作——妖刀评得真到位:lol。

天涯孤舟 发表于 2013-11-6 11:43:51

这次楼歪得那是相当的壮观啊。妖刀的总结幽默风趣。貌似俺那首七律和原作还是有那么一点点象,与原作相似度应为1%;P

解颐 发表于 2013-11-6 11:56:34

天涯孤舟 发表于 2013-11-6 11:43 static/image/common/back.gif
这次楼歪得那是相当的壮观啊。妖刀的总结幽默风趣。貌似俺那首七律和原作还是有那么一点点象,与原作相似度 ...

紧随着天涯老大滴脚步:这次楼歪得那是相当的壮观啊。妖刀的总结幽默风趣。貌似俺滴那个歪塔和原作还是有那么一点点象,与原作相似度应为0.1%。{:3_62:}

另个,严重期待虫虫神作与前无古人后无来者滴十六字令滴总结。刀哨子快填坑快快填坑快快快填坑......
页: [1] 2 3
查看完整版本: 第三期新旧互译总结(坑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