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5460诗社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搜索
查看: 3707 | 回复: 14

詠物詞創作中的某些想法

[复制链接]

16

主题

1

好友

1391

积分

金牌会员

Rank: 6Rank: 6

发表于 2014-4-4 12:56:13 |显示全部楼层
徑幽生淅瀝。似鼠窺蠶齧,乍疏還密。新寒漸堆積。漫便娟迴委,亂霑歸屐。昏牕易泣。綴鮫淚、淸圓欲滴。但重簾,自掩人家,未改舊時睽隔。
追憶。殘氈塞北,乘興江陰,總添岑寂。烏衣巷窄。恨賦詠,再難得。對蒼簷凝鐵,千燈如晦,滋味何曾盡識。歎幽蘭,今我來思,尚懷舊白。
【案】
此瑞鶴仙調。前後塗抹幾三十過。至此方算定稿。題非詠雪。全章詠物甚明。若再下詠雪二字便成贅語。此詞源起十年前。自清明辭別日便想。十年後不知當以何作紀念。光陰逝水。終以此段文字聊作祭奠耳。題爲。記某巷某室。暌違十載矣。
徑幽生淅瀝。似鼠窺蠶齧,乍疏還密。
生字有以爲不佳欲改作作聞字者。聞字有我在。生字無我。然伏有我在。此寫初雪。予用生字。池塘生春草推許名句。亦非純寫景致者。發端以淅瀝二字寫雪之聲。後兩句勾勒也。一以物相形容。一以節奏摹寫。此變化也。
新寒漸堆積。漫便娟迴委,亂霑歸屐。
新寒句寫初雪之寒。故用新字關合生字。便娟迴委四字狀雪之態。從雪賦來。霑原作黏。此不過借其字形。無大區別。歸原作行。不及歸字有情。至此處帶出我來。
昏牕易泣。綴鮫淚、淸圓欲滴。
此種所謂以其去路作文。滬雪易化耳。前賢多用於煞拍。予用於此。
但重簾,自掩人家,未改舊時睽隔。
雪欲入而不得。亦人欲歸而不得也。
追憶。殘氈塞北,乘興江陰,總添岑寂。
換頭兩句原作。尋覓。幽蘭儷曲。承過片舊時睽隔數字欲追述過往。然脈理未淸。易生混亂。幽蘭儷曲四字恐成堆砌。此以追憶二字逆入。作承上啟下用。殘氈句用蘇武典。乘興句用訪戴事。自當年一別。雖四方走動。鬱結之氣終難舒耳。以總添岑寂四字收束。
烏衣巷窄。恨賦詠,再難得。
此扣題。恨原作追。雖有來歷。終究嫌硬。賦者雪賦。詠者詠絮。
對蒼簷凝鐵,千燈如晦,滋味何曾盡識。
至此平出。雪漸勢大。寒又積深。然何曾盡識其中滋味。十載以來。當年之怨憤已銷磨殆盡。然偶一念及。莫名情緒便綿延發酵如野草荒莓。何曾原作那堪。意便短促。
歎幽蘭,今我來思,尚懷舊白。
歎幽蘭原作久徘徊。然上片有便娟迴委四字。久徘徊三字便贅。幽蘭。用宋玉典。幽蘭白雪皆爲曲名。宋玉援琴而鼓之。故雪賦云。幽蘭儷曲。儷者偶也。以幽蘭偶白雪耳。然今白雪雖盛。幽蘭卻邈。故有煞拍。今我來思用詩語。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16

主题

1

好友

1391

积分

金牌会员

Rank: 6Rank: 6

发表于 2014-4-5 12:31:21 |显示全部楼层
妖刀念奴嬌秋柳詞。
眾芳搖落,正長堤向晚,冷秋時節。碧玉妝成都昨日,鶯燕舞歌消歇。斜照生寒,綠波漂影,殘葉耽離別。春風誰覓,玉關羌笛幽咽。
薄暮籠卻蒼煙,垂條影瘦,難綰經年月。未解青蔥曾兩識,翻與青蔥相訣。攀折無心,昔人何處,空渡流光劫。不堪重倚,怕君憐我添雪。
【案】
眾芳搖落,正長堤向晚,冷秋時節。
眾芳搖落卽冷秋時節。發端兩句點時令。贅矣。夢窗瑞鶴仙詞。晴絲牽亂絮。對滄江斜日。花飛人遠。起句總攝。復點時地情事。其詠紅白蓮詞發端作。風拍波驚。露零秋覺。斷白衰紅江上。三句分別點位置時令及紅白蓮。此種發端大略如此。總不宜重複。
碧玉妝成都昨日,鶯燕舞歌消歇。
碧玉两句出柳字。點情事已往。鶯燕舞歌四字予或作燕舞鶯歌。又此句予或另寫。以爲與柳幾無涉。
斜照生寒,綠波漂影,殘葉耽離別。
斜照三句寫別。綠字予或避過。耽字寫出念念不忘。
春風誰覓,玉關羌笛幽咽。
過片化用前人詩句好。三韻三層意思。見次第。
薄暮籠卻蒼煙,垂條影瘦,難綰經年月。
換頭薄暮字予或避過。發端已言向晚矣。垂條兩句收束上文。善。
未解青蔥曾兩識,翻與青蔥相訣。
未解兩句贅。上片有碧玉妝成都昨日句。此處何必重說。單以句法論。亦求巧見薄。
攀折無心,昔人何處,空渡流光劫。
攀折數句亦不過經歲月耽離別耳。未能開拓。
不堪重倚,怕君憐我添雪。
煞拍有想法。但楊柳飄緜春事也。冷秋時節怕甚。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16

主题

1

好友

1391

积分

金牌会员

Rank: 6Rank: 6

发表于 2014-4-5 16:15:01 |显示全部楼层
威廉無悶賦綠茶贈如茶
門掩香幽,爐動綠凝,一盞和誰細味。正好月籠花,解人天氣。欲喚盧仝陸羽,怕是夢、醒來還孤倚。故園雪老,梅廳宴賞,重重歡事。
情致。竟何似。念舊國路遙,望中深翠。看轉眼芳菲,可憐春思。長誤行雲幾度,怎奈向、高城驚春睡。但料想、採擷東山,漫繞碧雲螺髻。
【案】
門掩香幽,爐動綠凝,一盞和誰細味。
發端一香一色。緊接和誰字。扣題。
正好月籠花,解人天氣。
好月兩句點時令贅矣。與茶何干。
欲喚盧仝陸羽,怕是夢、醒來還孤倚。
欲喚兩句詠物懷人皆不誤。善。
故園雪老,梅廳宴賞,重重歡事。
過片數句若僅是懷人。許爲妥貼。若是詠物則離題矣。
情致。竟何似。念舊國路遙,望中深翠。
換頭五字承上來。至念舊國兩句平出。翠字亦當避過。
看轉眼芳菲,可憐春思。
歎惋光陰似水。題中應有之義。
長誤行雲幾度,怎奈向、高城驚春睡。
長誤句若是贈人。可稱妥貼。詠物則又脫略。此春字亦當避。
但料想、採擷東山,漫繞碧雲螺髻。
煞拍數句懷人詠物彌合無縫。善。此篇機杼全承中仙無悶。幾亦步亦趨。稍加變化者如好月兩句故園三句。便生旁生枝節。尚未曉化之一字。謹據四印齋所刻詞本花外集錄入中仙無悶雪意詞於後
陰積龍荒,寒度雁門,西北高樓獨倚。悵短景無多,亂山如此。欲喚飛瓊起舞,怕攪碎、紛紛銀河水。凍雲一片,藏花護玉,未敎輕墜。
淸致。悄無似。有照水一枝,已攙春意。誤幾度憑欄,莫愁凝睇。應是棃花夢好,未肯放、東風來人世。待翠管、吹破蒼茫,看取玉壺天地。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16

主题

1

好友

1391

积分

金牌会员

Rank: 6Rank: 6

发表于 2014-4-6 12:32:35 |显示全部楼层
尹月軒永遇樂荷
沙裏中洲,初成綠玉,遽然春暮。素月瀟湘,泊如分舸,偶與幽人遇。高蟬飛下,舊鷗心眼,釣客徘徊未去。繁霜後,青錢狼藉,應有藕根如故。
清圓水面,孤枝淨植,卻是蓮心清苦。莫道多情,長亭只在、楊柳依依處。淩波十里,映日千莖,耽盡人間風雨。甚年年,江南江北,田田正舉。
【案】
沙裏中洲,初成綠玉,遽然春暮。
首句點地。次句點荷,三句點春暮。
素月瀟湘,泊如分舸,偶與幽人遇。
素月二字從全章看不過湊字。瀟湘二字亦不必出。不然更換首句也可。幽人帶出己來。
高蟬飛下,舊鷗心眼,釣客徘徊未去。
高蟬句點夏。觀此詞上片由春暮寫至秋暮。仿佛耆卿鳳歸雲詞。淑景亭臺。暑天枕簟。霜月夜涼。雪霰朝飛。一歲風光。盡堪隨分。俊遊淸宴。其辭連貫而下。中無停歇。自有妙處。此章卻夾雜過多言語便成累贅。所謂舊鷗心眼者我也。釣客不僅與幽人復。與此四字亦復。且詠物詞當不即不離。似分還合。我之情當從物中來。何必顯露姿態。
繁霜後,青錢狼藉,應有藕根如故。
點荷之品格。
清圓水面,孤枝淨植,卻是蓮心清苦。
過片云靑錢狼藉。換頭復云淸圓水面。皆屬贅語。
莫道多情,長亭只在、楊柳依依處。
反襯。
淩波十里,映日千莖,耽盡人間風雨。
換頭云孤枝淨植。此處云映日千莖。亦非渾然處。
甚年年,江南江北,田田正舉。
結予或作田田自舉。關合孤枝淨植兩句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16

主题

1

好友

1391

积分

金牌会员

Rank: 6Rank: 6

发表于 2014-4-6 19:33:41 |显示全部楼层
威廉尉遲杯簕杜鵑詞
簕杜鵑,南國多見,花期長,從秋後直到次年春暮。喜乾旱,夏季因雨多地濕,極少著花。開花時姹紫嫣紅,遠觀如火如荼,但居家多不養種,蓋因其生性疏野,不宜盆栽故也。
南城路。慣又見、姹紫嫣紅處。虯枝橫出籬垣,開過春前春暮。些些素蘂,都不引、狂蜂浪蝶去。待流年、老盡芳華,行人誰記眉嫵。
年時一別槐鄉,長瀚海漂流,巷陌初遇。冶葉倡條消長夏,空相對、高堂邃宇。曾經共、華燈彩照,到沉夜、翻書獨自語。且相將、栽向西窗,但教莫得風雨。
【案】
序或刪落姹紫嫣紅四字。
南城路。慣又見、姹紫嫣紅處。
慣又見三字見情。
虯枝橫出籬垣,開過春前春暮。
開過六字仿佛梅溪之看足柳昏花暝。不僅切合其形也。大好。
些些素蘂,都不引、狂蜂浪蝶去。
寫其品格。然素蘂或當作嫩蘂。前彼姹紫嫣紅者乃杜鵑。則此素蘂是杜鵑焉。非杜鵑焉。若是。則前姹紫嫣紅者無此品格。何必寫他。若非。則更不必寫此數句。且都作顏色辭亦贅。
待流年、老盡芳華,行人誰記眉嫵。
亦寫品格。
年時一別槐鄉,長瀚海漂流,巷陌初遇。
換頭數句與上片發端相類。此處拘泥淸眞原詞。未察其不同處。
冶葉倡條消長夏,空相對、高堂邃宇。
冶葉倡條兩句關合開過句。此杜鵑夏不著花。故只得消受冶葉倡條恣意也。所謂賢人在野乎。似賦似興已入微妙之境。可惜源自淸眞。
曾經共、華燈彩照,到沉夜、翻書獨自語。
兩句生一波瀾。是其好處。
且相將、栽向西窗,但教莫得風雨。
煞拍卽中仙海棠詞所云。銀燭延嬌。綠房留豔。夜深花底。怕明朝小雨濛濛。便化作燕支淚。全章非無佳處。實盤剝太甚。謹據朱孝臧跋本宋刊片玉集卷九錄入淸眞尉遲盃詞。
隋堤路。漸日晚、密靄生深樹。陰陰淡月籠沙,還宿河橋深處。無情畫舸,都不管、煙波隔南浦。等行人、醉擁重衾,載將離恨歸去。
因念舊客京華,長偎傍、踈林小檻歡聚。冶葉倡條俱相識,仍慣見、珠歌翠舞。如今向、漁村水驛,夜如歲、焚香獨自語。有何人、念我無憀,夢魂疑想鴛侶。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274

主题

0

好友

5569

积分

超级版主

Rank: 8Rank: 8

发表于 2014-4-6 20:43:56 |显示全部楼层
来学习往斋的精彩点评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274

主题

0

好友

5569

积分

超级版主

Rank: 8Rank: 8

发表于 2014-4-6 20:44:08 |显示全部楼层
来学习往斋的精彩点评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16

主题

1

好友

1391

积分

金牌会员

Rank: 6Rank: 6

发表于 2014-4-7 11:38:44 |显示全部楼层
東籬東風第一枝詠籬贈鄉野
植竹成圍,結藤籬就,北山來挽風月。一條石徑分庭,左右佳蔬可擷。松門倚坐,有溪曲、水流澄澈。許暮朝、偌個情懷,邀約翠禽能說。
酒畔我、素箋輕疊。雲外客、笛聲淸越。我將傾倒長酣,君請悄然相別。曉光廬榻,人未起、隔簾香接。是杜鵑、抹嶺胭紅,猶自爲誰殷切。
【案】
此贈人而非詠物。下僅以詞論之。
植竹成圍,結藤籬就,北山來挽風月。
成圍予或作圍成。挽字見風情。
一條石徑分庭,左右佳蔬可擷。
漸入。
松門倚坐,有溪曲、水流澄澈。
更入。次第井然。水流二字贅。或改作向人。
許暮朝、偌個情懷,邀約翠禽能說。
上片收束。許暮朝七字拗口。予填詞下字不避圓熟。卻忌冷澀。
酒畔我、素箋輕疊。雲外客、笛聲淸越。
承過片邀約字來。只熟耳。
我將傾倒長酣,君請悄然相別。
由此而下漸敷衍成篇。
曉光廬榻,人未起、隔簾香接。
敷衍我將一句。
是杜鵑、抹嶺胭紅,猶自爲誰殷切。
以架構言。下片次第未見錯綜。終歸於平平。杜鵑有不如歸去之義。故玉田有句云。縱忘卻歸期。千山未必無杜鵑。此已請歸。用杜鵑收束似未見妥當。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16

主题

1

好友

1391

积分

金牌会员

Rank: 6Rank: 6

发表于 2014-4-7 11:39:17 |显示全部楼层
夏日飄雪沁園春老馬
黯淡瞳睛,褪色鬃毛,蹀足欲鳴。恨菰漿碎草,猶撐脾胃,朔風狂雪,漸慕漁耕。鞍座皆除,轡頭尚在,竹樣身肢不繫繩。棲槽久,念樓蘭蹄鐵,銹漬層生。
曾經大宛初征。誓烽火、會當踏百城。幸非常伯樂,親披蝟甲,廣寒胡月,指向膻腥。也涉江湖,也隨漠上,賊首焦旌識返程。皆逝了,若來生得度,再做雄行。
【案】
黯淡瞳睛,褪色鬃毛,蹀足欲鳴。
起二句近。對亦不工。
恨菰漿碎草,猶撐脾胃,朔風狂雪,漸慕漁耕。
予或作菰漿草沫。漸慕二字易生歧義。以爲不合。
鞍座皆除,轡頭尚在,竹樣身肢不繫繩。
三句以旁物襯老馬。予或作鞍座雖除。轡頭幸在。骨節嶙峋尚可憑。摹寫形狀猶需伏品格在。不然此三句與發端三句無變化。便成贅語。
棲槽久,念樓蘭蹄鐵,銹漬層生。
過片收束。暗啟下片。
曾經大宛初征。誓烽火、會當踏百城。
大宛之宛平聲。讀如冤。誓烽火三字予不作。
幸非常伯樂,親披蝟甲,廣寒胡月,指向膻腥。
非常伯樂不成言語。此處四句亦不對。
也涉江湖,也隨漠上,賊首焦旌識返程。
已無暇顧及文章層次。下片三韻幾無變化。
皆逝了,若來生得度,再做雄行。
與全章不合。前文尚學魏武。至此陡歸竹林。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16

主题

1

好友

1391

积分

金牌会员

Rank: 6Rank: 6

发表于 2014-4-7 11:40:25 |显示全部楼层
烏條漢宮春魚刺
質本晶瑩,亦寒微隱沒,流落湖川。奈何羅網,輾轉託付歌筵。無行墨客,恨由他、金橘多酸。須不敢、招喉惹舌,總教狼藉人前。
已自體酥柔順,倩調羹鼎手,莫屢相煎。曾聞聖賢治世,也若烹鮮。留誰愛惜,只原來、挑剔成捐。拋擲去、塵埃溝水,平生一任消殘。
【案】
質本晶瑩,亦寒微隱沒,流落湖川。
詠魚刺可謂別具隻眼。亦予或作卻。起二句皆切合魚刺。流落湖川則類魚也。雖魚刺亦其中一部。然易遭人詬病。
奈何羅網,輾轉託付歌筵。
奈何句一轉。是用心處。此亦類魚也。以爲發端或可改寫。曩日聞西湖有宋嫂魚。魚刺皆除。曾進呈趙構。喻骨肉分離。
無行墨客,恨由他、金橘多酸。
不知何典。或傳醋能化刺。故用酸字。
須不敢、 招喉惹舌,總教狼藉人前。
至過拍漸入佳境。
已自體酥柔順,倩調羹鼎手,莫屢相煎。
柔順二字贅。或改酥字。已莫屢三字見次第。
曾聞聖賢治世,也若烹鮮。
古鮮字作鱻。三魚成鮮。故烹鮮者烹魚也。不若改作詠魚。有用者盤剝殆盡。賸骨刺無用而遭捐棄。亦可著墨。
留誰愛惜,只原來、挑剔成捐 。
轉折見心思。此種皆靈便處。
拋擲去、塵埃溝水,平生一任消殘。
捐字有捐棄意。後接拋擲去三字亦贅。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Archiver|手机版|5460诗社 ( 蜀ICP备07502986号 )  

GMT+8, 2021-4-18 12:51 , Processed in 0.203125 second(s), 21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2.5

© 2001-2012 Comsenz Inc.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