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5460诗社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搜索
查看: 3548 | 回复: 2

2014今夏诗会-----词部点评汇总

[复制链接]

274

主题

0

好友

5569

积分

超级版主

Rank: 8Rank: 8

发表于 2014-7-31 01:16:57 |显示全部楼层
词部评语汇总:

01
、夏初临。访旧宅。 作者:夏日飘雪
密叶桑篱,吹烟小径,依稀傍水楼台。拾级窥芳,门前错认宫槐。数年征旅重回,欲相寻、昨日遗钗。叹檐牙下,懵腾燕语,几度归来。
留灯木榻,谁梦谁醒,藏娇镜槛,花落花开。堆书案上,青春恣意编排。捡卷轻呵,更低吟、老去愁怀。任风裁、又沁帘梅雨,跌落尘埃。
火云邪神:上片景物情层次递进,可以。只是,在些微细节似可斟酌,比如:窥芳、宫槐,两处在对于情感上用词是否恰当。从“数年征旅重回”虽然是由前面景物递进出情,但是是否过于快,过于直接写出。这样留给下片的空间就略显逼仄了。
下片,从上片后半部情感而来,转而叹青春老去。手法上可以,只是个人以为在拍间过渡上略显纠结。有拉扯之嫌,并且尾结,略远,力度稍乏。作者有一定功底,总体7.5分予评。
淡香疏影:上阕前半有文秀访妻的感觉,沿途各种故土景色。临至门前,竟还认错宫槐,近乡情怯之意?夏日燕子呢喃,倒是不多见。至下阕情浓,留灯拾梦,前度“欲相寻、昨日遗钗”与“藏娇镜槛”有相映之趣。“堆书案上,青春恣意编排”句略随意。“又”应平;“落”字重。7.0分
无相:密叶桑篱,吹烟小径,依稀傍水楼台==起拍以景兴起,水上生烟,烟迷小径楼台,依稀二字既是描景,亦寄寓一种恍如隔世之情。
拾级窥芳,门前错认宫槐==次拍勾联前后,拾级接小径,窥芳接桑篱密叶。错认接依稀,从起拍之小径一路逼至门前。对空间之安排甚为妥贴。
数年征旅重回,欲相寻、昨日遗钗==此拍写情事,游子远归,觅旧日记忆。
叹檐牙下,懵腾燕语,几度归来==上结以景截情,立燕为象,得兴废感。
留灯木榻,谁梦谁醒,藏娇镜槛,花落花开==转拍换头四个四字句用扇面对从形式上颇为工雅,从词意上“谁梦谁醒”有蛇足之嫌。
堆书案上,青春恣意编排==此拍移景,由室内缩小到书案,由书案引发议论,私以为青春二字由书案引起到底平直寡味,若能如上片一般经营会更为出彩,若是我··我会类似这样写“苔侵败壁,青春恣意编排”,由苔··青春,从情绪上更有助为下文造势,个见!
捡卷轻呵,更低吟、老去愁怀==此拍为上拍之顺接深化,与上拍为一收一放之笔,“捡卷轻呵”与“堆书案上”略过接近,此处便是我建议上拍略作斟酌之意。
任风裁、又沁帘梅雨,跌落尘埃==结拍结向虚处,得余味。梅雨抱题夏。
01号作品情怀婉约,用笔从容,尤喜上片之雅顺与过腰扇面对之手法,通篇不离词之家法。下片稍有赘笔,然瑕不掩瑜。乃可品之词也。
01号作品评分;8分

02、夏初临      苦夏 作者:沈青衣 友情支持
蛙鼓嘶池,蝉声粘柳,东风无力烟沉。圃上红芳,恹恹想见伤心。那堪溽暑难禁,算双鳞、都避荷阴。采菱人去,舣舟谁解,忺向凉深。
谢家才思,洪度聪明,曾将圆月,同许知音。三生石暖,依然绣在青衿。似药相思,到黄昏、吹笛千寻。漫孤吟。催闷还又是,白雨淫淫。
淡香疏影:规则云,此篇因系旧作,不予点评打分。

03、夏初临 作者:火鸟
碧树依风,小荷铺水,芙蓉倾盖微张。临夏时分,岸边新麦初黄。此间还看骄阳。问何人、暗减行囊。天高千丈,漫由相蒸,原是沧浪。
谁摇鹅扇,借得东风,背山阴处,留纳清凉。青衫秀士,迄今尚在何方。枉我浮狂,梦前缘、去路无行。举金樽,三影一人,大醉千场。
火云邪神:上片前三句,略逼仄,比如,二三句,其实是同一意思。第一句之“依”也略随意。上片从此间开始也略显虚泛。下片前四句意表清凉,但鹅扇东风略刻意。青衫秀士何也,是否表作者本身?但与上片是否显得略微突兀?由此后几句也显得虚乏。作者应在词结构谋篇与字词表达上多下功夫。总体5.5分予评。
淡香疏影:“三影一人”处缺一字,格律大谬;“樽”处韵脚错部。余错律重字概不赘述。似忆人之作,然前阕铺陈,后阙平淡,无奇而又不能醇厚。5.0分
无相:碧树依风,小荷铺水,芙蓉倾盖微张==起拍以景兴起,两个四字句对仗求工。小荷与芙蓉略显累赘。小荷可换其他物象可能视觉更为宽阔,句子也更为紧凑。
临夏时分,岸边新麦初黄==次拍顺接描景。“临夏时分”抱题夏,移景岸边。
此间还看骄阳。问何人、暗减行囊==此拍“此间··”句接前文,麦黄与骄阳同色换象,增强视觉效果。“问何人··”句议论。
天高千丈,漫由相蒸,原是沧浪==上结与暗减行囊接得突兀,即上拍没起到蓄势之作用而使此几句流于平庸。
谁摇鹅扇,借得东风,背山阴处,留纳清凉==转拍换头遥接骄阳,用孔明事颇出新意。
青衫秀士,迄今尚在何方==此拍设问进入议论。
枉我浮狂,梦前缘、去路无行==此拍继续议论,建议此处可用阮籍穷途而哭之典。
举金樽,三影一人,大醉千场。==结拍化用李白《月下独酌》“举杯邀明月,对影成三人”之诗意。但李白是在月下做的事,而作者在骄阳中去完成,多少有些点铁成石了。
03号作品用痴狂之情豪放之笔来完成作品。然过于刻意写夏了。在谋篇与用笔上略显稚嫩,还有很大之上升空间。
03号作品评分;7分

04
、夏初临 作者:紫筠
夏在何方?城南曲沼,依然十万青裳。花开两色,似谁淡抹浓妆。晚来雨急风微,倚栏看、总不寻常。几枝娇艳,半池珠跳,满袖香凉。
于兹忍忆,二十年前,傍桥筑宅,植柳成行。轻舟载酒,伊人醉试新腔。日暮归来,一船诗、两鬓芬芳。莫心伤,犹剩花上月,花下鸳鸯。
火云邪神:上片气脉流畅,字词自然,景物两宜。层次递进衔接,得词味。下片予“于兹忍忆”明过,虽略硬,但也是手法之一。下片前半部为回忆之说,结句回眼前,但上片之晚来雨,对下片花上月,花下鸳鸯。似可斟酌如何协调。总而言之,下片略纠结生硬,不如上片多也。作者似乎到下片后有才力不逮之嫌,望多多琢磨。总体8分予评
淡香疏影:“花开两色”[开]应仄[两]应平[色]应平 [微]处当韵。 “十”“花”“两”“来”多字重。怀人之作,如流水,缺词味。5.5分
无相:夏在何方?城南曲沼,依然十万青裳==起拍以问起,后文逐笔展开作答。顺理成章以时间带出空间后立象;夏··曲沼··青裳。若是我··我会考虑把青裳改为风裳,取水佩风裳意,毕竟下文着笔于莲花,故青字可考虑安排有动感之名词。
花开两色,似谁淡抹浓妆==次拍顺接“青裳”,聚焦于花之细描,两色取形,淡妆浓抹取摄神。此处化用苏轼《饮湖上初晴后雨二首之一》“欲把西湖比西子,淡妆浓抹总相宜”诗意,用于写莲花,颇出新意。
晚来雨急风微,倚栏看、总不寻常==此拍从时间天气转笔略作议论一顿,欲言又止始终不肯说破,此乃词之家法。设悬念蓄势也。
几枝娇艳,半池珠跳,满袖香凉==上结有前文一收,此处一放,趣味淋漓尽致。前两个四字句得画面感,满袖香凉得之嗅觉与触觉。赞一个!
于兹忍忆,二十年前,傍桥筑宅,植柳成行==转腰换头处四个四字句奇偶相生倒提一笔。“于兹忍忆”句以文入词,放于换头处略嫌刻意。会造成读者情绪之抽离。
轻舟载酒,伊人醉试新腔==此拍递进转腰拍之回忆,进入具体情事。“伊人··”句不错,词味十足。
日暮归来,一船诗、两鬓芬芳==此拍延续前文,“一船诗··”句内自对甚为工雅,诗意由此自然而出。
莫心伤,犹剩花上月,花下鸳鸯==结拍有生气,得其豁达。“莫心伤”三字稍显直白,非诗词语也。
04号作品谋篇有度,技法娴熟,上片好于下片,尤喜两结。若某些字句细心推敲会更为完善。前面已说,不赘。
04号作品评分;7·9分

05
、花犯 作者:盏儿
正风微、蝉鸣夏夜,桐荫暗苔浅。素裳轻挽。看月倚千窗,露缀枝干。隅虫细语如轻唤。一声成一念。翠叶底、无名新朵,为谁舒又卷。
苦蛾犹自向光飞,初心纵不悔,人间应倦。聊惜取,凉氛里、余香飘漫。凝望久、任风绕指,浑未觉、襟前清泪满。天际处、疏星明灭,鸿随云影远。
火云邪神:上片后半部略纠结。在拍与拍间,景物之间如何过渡协调,应可琢磨。下片也如此。眼之所至,情之所及。情之所至,眼之所及。比如,下片结句,如何疏星明灭,鸿随云影远?整首之蝉鸣、隅虫、苦蛾,也如何协调?生硬也。作者应多下功夫揣摩例词,不能生硬铺排。总体6.5分予评。
淡香疏影:“荫”“一”“苦” 应平;   “风” “轻”两字重。夏日之夜,“露缀枝干”稍显夸张,“露缀草叶”倒是贴切些。下阕起句突兀直白。通篇有些杂凑,手、口、心不能一。6.8分
无相:正风微、蝉鸣夏夜,桐荫暗苔浅==起拍以景兴起,赋题正面抱珠“夏”。
素裳轻挽。看月倚千窗,露缀枝干==次拍“素裳··”句勾联前后,“看月倚··路綴··”两句用逗字对,甚为雅顺。此拍写物描景不即不离,天地人合一,赞!
隅虫细语如轻唤。一声成一念==此拍聚焦于隅虫,触笔细腻。读来不觉间脑力浮起念念不忘,必有回响之经典。
翠叶底、无名新朵,为谁舒又卷==上结转笔,“新、舒又卷”得之生气。
苦蛾犹自向光飞,初心纵不悔,人间应倦==转拍换头三句以蛾自况,寄托其中。尽管为伊消得人憔悴,衣带渐宽终不悔。然飞蛾扑火终非浴血凤凰,无奈之情跃然。
聊惜取,凉氛里、余香飘漫==此拍乃“不悔”之注脚。“余香飘漫”稍微落入俗套了。
凝望久、任风绕指,浑未觉、襟前清泪满==此拍具体了前文“人间应倦”。“满”字稍微用力了些许。
天际处、疏星明灭,鸿随云影远==结拍隐含等待关合前文。结向虚处。
05号作品感情细腻,体物幽微。气脉流转。谋篇井井,贵在技法娴熟又不炫技。
05号作品评分;7·9分

06
、《夏初临 夏夜荷塘》 作者:秋凉 友情支持
夜寂幽池,扶风翠柳,牵来一绪轻烟。几许情丝,万千总是堪怜,藏痴不诉人前。鲤双双、戏闹身边,满目荷香,无端又忆,并蒂当年。
花间蝴蝶,叶底金鱼,碧盘白玉,曾羡姻缘。澈水柔情,轻舟皓腕嫣然,巧绘丝绢。那光阴、烙沸心泉,烫诗笺。敢问今宵,何故孤单?
火云邪神:上片虽有情,但在用字词上略显凑,比如,第一句“夜寂幽池”何如“鲤双双、戏闹身边”,不解也。下片如是,有堆砌之嫌。结句直白无味,多余。总体6.5分予评。
淡香疏影:“幽池”“翠柳”以“牵来”不甚妥当。上片结甚是贴切。下片起句转接自然,至“那光阴、烙沸心泉,烫诗笺”却又弱了。结句亦失之局促。总体上片优于下。缺一字,格律大谬。
无相:夜寂幽池,扶风翠柳,牵来一绪轻烟==起拍以景兴起,“一绪”稍微纤弱,若是“一渚”会不会好些呢?
几许情丝,万千总是堪怜==次拍情起景收。都写情丝··前几许,后万千,落笔不清。
藏痴不诉人前。鲤双双、戏闹身边==此拍“藏痴··”句顺接上拍。“鲤双双··”句反衬。
满目荷香,无端又忆,并蒂当年==上结触景生情,一个“忆”字作为前文几许情丝万千堪怜之注脚稍嫌单薄。
花间蝴蝶,叶底金鱼,碧盘白玉,曾羡姻缘==转拍换头处四个四字句奇偶相生,三景一情。此处与上片气脉断了,上结经已提到“忆”字,不好好利用展开,可惜了。
澈水柔情,轻舟皓腕嫣然。==如下。
巧绘丝绢。那光阴、烙沸心泉==此两拍倒是遥接上片之“忆”字,过于跳脱了,若能与换头拍调转的话可能会稍稍合理些。“绢”字处押韵显得挤了。
烫诗笺。敢问今宵,何故孤单?==结拍有些仓促突兀。有种因篇幅不够草草而收之感觉。且“敢问今宵”句少了一字。大意了。
06号作品情感细腻婉约,看得出是一个新手,作品从谋篇、节奏上还须努力。对情感之表达如“几许情丝,万千堪怜,藏痴··”等等稍为抽象空泛,如能有具体之情事描写会更有助于增加说服力。希望我的意见能帮助你的进步!加油!
06号作品评分;6·5分

07
、《夏初临 ,新燠来愁》 作者:清云真子
初掩双环,新蝉歌起,别来已是经年。想鉴微诚,铢衣摒弃禅毡。半生困顿诗篇。上西楼,安共婵娟?惟余相和,老来词稿,林里田间。
青陵蝶梦,么凤分明,晓风残月,依旧如前。缘卿忘我,心期一段佳缘。强说欢期,别如斯,四顾茫然。月儿弯。漏转纱灯暗,红浪缠绵。
火云邪神:怀人之作。作者有一定文字功底,但是在一些些微意象景物安排上略牵强。如“初掩双环”是否与后两句略突兀。 下片前两句与其后两句协调过渡。另外,在分别一情景上也略纠结,比如上片“别来已是经年”“晓风残月,依旧如前”“别如斯,四顾茫然”。下片从“心期一段佳缘”到结句都稍显空乏与凑。总体7分予评。
淡香疏影:生造词众,实见“强说”意。既因“燠”“来愁”,结句何解?“漏”应平
“别”“来”“月”“如”“缘”“期”多字重。6.5分
无相:初掩双环,新蝉歌起,别来已是经年==起拍两个四字句以景物兴起,“别来··”句事接。“双环一词我解读为蝉之双髻,因为是门环便跟后文脱节了。若是蝉之双髻,便与新蝉歌起造成在一条平行线上没法在纵横间展开。
想鉴微诚,铢衣摒弃禅毡==次拍议论,私以为诗词可有禅趣,尽量少用禅语,不但会令意境变窄,还对诗词之美感多少会有影响吧。
半生困顿诗篇。上西楼,安共婵娟?==此拍继续议论,感慨知音何在。然两句间两件事似乎没多大联系。
惟余相和,老来词稿,林里田间==上结顺接递进议论。“惟余相和”句比较平淡无味,许是以文入词之因,若每个动作或者连接词什么的都说得明明白白便不是诗词,而是说明文了。

青陵蝶梦,么凤分明,晓风残月,依旧如前==转腰换头处连用了青陵台、么凤之事及柳永雨霖铃之句意,作者之意图想加重文之厚度,稍微忽略了用典事必有所指,指则合情合理之要领。
缘卿忘我,心期一段佳缘==此拍“缘卿··”句写出起拍“别来”之因。“心期··”句突兀,与前后断了。
强说欢期,别如斯,四顾茫然==此拍言别后之情。组织上有些混乱。
月儿弯。漏转纱灯暗,红浪缠绵==结拍将时空拉回。后四字略显轻浮。
07号作品透过用典与词汇来看,有一定驾驭文字之功力。然有逞才之嫌。长调谋篇方面稍微要加强。
07号作品评分;6·8分

08
、夏初临 作者:盏儿
月步长街,风临左岸,溪桥几树鸣蝉。入夏花繁,唯怜夜合初眠。残香因甚留连?叹流萤、几度盈肩。青禽书渺,槐荫梦醒,红药轻旋。
苔痕暗淡,草色凉深,薄烟执笔,密叶为笺。云闲影淡,谁家弹尽筝弦。欲数流年。恐虫声、今又成煎。伫风前。看锦鱼戏水,露缀池莲。
火云邪神:作者有一定景物描摹文笔能力,但在词的谋篇结构上略欠缺。比如意象如何符合感情需要而攫取能力不足。景物意象是需要符合表达情感来铺排的,而非东一笔西一画。总体7分予评
淡香疏影:夏季可见的景观都聚集一处了。偏不知所欲何物所寄何情。“荫”应平“风”“几” “流”“淡”多字重。6.9分
无相:月步长街,风临左岸,溪桥几树鸣蝉==起拍以景兴起。两个四字句对仗求工,引领读者之目光由长街到江岸,到溪桥再落到鸣蝉。步步迫景。蝉于晚上鸣是有,到底不多。
入夏花繁,唯怜夜合初眠==次拍“入夏··”抱珠。“唯怜··”句落笔细腻,百合花习性乃夜合日开。花繁可略作微调,到底花繁多用于状春。残香因甚留连?叹流萤、几度盈肩==此拍两句隐含人事。残香接夜合设问,叹流萤句以感慨勾联前后。前文“花繁”与此拍“残香”有些隔了。青禽书渺,槐荫梦醒,红药轻旋==上结奇偶相生,三句用了三个意象,各有分说。书渺人远,梦醒楼空,桥边红药知为谁生。
苔痕暗淡,草色凉深,薄烟执笔,密叶为笺==转腰换头处四个四字句两两对仗,暗淡、凉深、薄烟、笔笺皆为书渺梦醒之所觉。云闲影淡,谁家弹尽筝弦==此拍言本已心如止水,无奈触景生情。“弹尽”二字稍稍用力了些。
欲数流年。恐虫声、今又成煎==此拍借筝声而笔转意曲,再添虫声递进深化了怀人之绪。
伫风前。看锦鱼戏水,露缀池莲==结拍用反衬之法以景向虚处结。
08号作品谋篇章法有度,气脉流转,触笔细腻,尤喜上片。用笔蕴藉含蓄。然收放虚实间稍稍偏向收与虚,如能在情事上再稍微具体一些些会使作品更为丰满。
08号作品评分;7·5分

09
、花犯 蔷薇 作者:焦糖拿铁
晓云垂,蔷薇院落,扶清冷滋味。露华揉碎,应一夜凝愁,风雨憔悴。断魂促漏堪孤倚?尘泥知坠萎。怎听得、屋檐飞玉,天明还滴泪。
清晨看花感伤神,勾描尚不忍,摧心词笔。香浥湿,眉轻蹙,泫然将泣。谁辜负,粉裳翠袖,悲此夏,芳心常冷寂。似忆起,阮郎潇洒,江南烟雨里。
火云邪神:上片得词家味。不错,下片过渡三句句略直白,但承前启后还可。只余下后几句略显空泛与拉扯,可再琢磨。结句江南烟雨回扣可以。整体上看结构还不错,只下片中间有才力不逮之嫌。总体8.5分予评
淡香疏影:题作蔷薇,越往后却距蔷薇越远,放之百花而皆准。10个韵脚使用了 2 个韵部 [笔] [泣] [寂]字属于十七部入声 “清”“冷”“雨”“心”多字重。6.3分
无相:晓云垂,蔷薇院落,扶清冷滋味==起拍赋题正面,“晓”点出详细时间,“蔷薇院落”破题点出空间。清冷二字经营情绪基调。
露华揉碎,应一夜凝愁,风雨憔悴==次拍顺接“清冷”,递进渲染情绪。言花之际遇。
断魂促漏堪孤倚?尘泥知坠萎==此拍“断魂··”句设问,“尘泥··”句作勾联。进入议论自况。
怎听得、屋檐飞玉,天明还滴泪==上结夺胎换骨化用小杜《赠别》“蜡烛有心还惜别,替人垂泪到天明”之诗意。
清晨看花感伤神,勾描尚不忍,摧心词笔==转拍换头处从物转笔到人。三句渐进不促不缓,花犯这词牌当如此着笔,花犯之“犯”乃犯调,即今人所言之转调。“笔”字乃入声字,落韵了。
香浥湿,眉轻蹙,泫然将泣==此拍三句乃上拍摧心伤神之结果。此三句之句脚韵脚皆是入声字,句短字促,读来佶屈聱牙,语感全无。“泣”字也落韵了。
谁辜负,粉裳翠袖,悲此夏,芳心常冷寂==此拍渐入佳境,经营人花合一。“寂”字乃入声字,落韵了。
似忆起,阮郎潇洒,江南烟雨里==结拍倒提一笔,阮郎之典从反面着墨更添惆怅。
09号作品谋篇布局得度,构思不错,驾驭文字之功力不错。本来应是前几名之提名,然押韵不按诗会要求而上、去、入通押。可惜了。
09号作品评分;6·5分

10
、花犯 作者:温文
月垂簾,肙風摩樹,憂思正清夜。見花深赭。楚楚臥湖光,無限憐冶。水晶殿上蘭舟駕。依依難共者。料似我、煢煢江海,孤鴻同慰籍。
如聞日晏美人歌,娛悲涉水沚,當時初嫁。遙思久,還悵望、靑靑河野。靑不到、役南客北,人卻是、願言如野馬。碧頃上、夢魂除做,壹心而遠舍。
火云邪神:作者文笔功底不错。此词景我两忘,气脉也流畅自然。只个别地方“水晶殿上蘭舟駕。依依難共者。”与“如聞日晏美人歌,娛悲涉水沚,當時初嫁。”是否有特定所指?个人以为此两处稍纠结而已。总体8.5分予评
淡香疏影:多词生造,拼凑嫌。与“夏”之题无甚关系。“怅”应平“壹心而还舍”[还]应仄[籍]十七部入声韵脚错 “思”“水”“上”“如”“人”“还”“青”“野”多字重。6.1分
无相:月垂簾,肙風摩樹,憂思正清夜==起拍以景兴起,月、清夜点出时间。忧思奠定情绪基调而统摄全篇。肙風摩樹用字顺雅,赋予触觉,通感也。
見花深赭。楚楚臥湖光,無限憐冶==次拍由时间转入空间,楚楚、怜渲染顺接忧思,然月下看花难辨颜色,稍微描写得朦胧些可能会更好。怜冶有凑韵之嫌,虽说可怜之艳丽能营造凄艳之象,而冶训娇艳含贬义也。
水晶殿上蘭舟駕。依依難共者==此拍事起景收,移景江上,生发感慨。“依依··”以前置蓄势。
料似我、煢煢江海,孤鴻同慰籍==上结议论以譬作结。颇有余味。
如聞日晏美人歌,娛悲涉水沚,當時初嫁==转拍换头以虚笔倒提,用字得风人之旨。
遙思久,還悵望、靑靑河野==此拍勾联前后,时间由前文“当时”拉回目前。
靑不到、役南客北,人卻是、願言如野馬==以一个“青”字回环转入情事,再倒提一笔。此拍乃前文“忧思”之注脚。换头后三拍从时间之次序由过去··目前··过去。经营甚妙,其中以“青”字勾联,收回环往复、一唱三叹之效。
碧頃上、夢魂除做,壹心而遠舍==结拍拉回今况,关合前文,遥应忧思。“除做”二字稍嫌漫不经心。此结用字乃梦窗家法,至于是否会容易造成语言割裂,见仁见智了。
10号作品谋篇有度,用笔流转顺雅,得词之三味。然与诗会主题“夏”关系不大,本来在我心目中应是坐银望金之选,可惜了。
10号作品评分;7·2分

11
、夏夜不寐心思应在得韵【花犯】 作者:一本天书
夜迟迟,谁人尚在,狮山久来住。对窗无语。楼月映空庭,怵照园圃。暗香疏影将身去。寻她同在否?甚怅惘、紫薇犹落,曾经开满树。
花开大都怕凋零,人都怕别景,相同遭遇。曾料想,羊城外、夏鸡啼暮。争无奈、月圆月缺,徒又是、无眠消溽暑。只盼的、卜期还有,丁香情结雨。
火云邪神:“谁人尚在,狮山久来住。”略纠结。此词情感流露,只字词略显直疏,在意象结构铺排上也略纠结。总体7分予评
淡香疏影:有想法,但文字运筹尚不得力。[否]第三部十二部韵脚错 “在”“人”“无语”“无奈”“无眠”“月”“香”“同”“曾”“开”多字重。6.2分
无相:夜迟迟,谁人尚在,狮山久来住==起拍事起直陈,娓娓道来。点出时间与空间。
对窗无语。楼月映空庭,怵照园圃==次拍迫景,由狮山缩小到庭园。
暗香疏影将身去。寻她同在否?==次拍“暗香··”句虚晃一笔,乃前文“怵照”之结果。不经意地带出“寻她··”句,道出不寐之因。
甚怅惘、紫薇犹落,曾经开满树==上结以景截情,承上启下,倒提一笔以花开花落寄寓离合之情事。得言外之意。

花开大都怕凋零,人都怕别景,相同遭遇==转拍换头以互喻手法展开议论。
曾料想,羊城外、夏鸡啼暮==此拍转笔以景截情。此处读来有些许隐晦。恕在下才疏,不知夏鸡啼暮是否典故,如若不是事典,似乎整拍读来有凑字之嫌。
争无奈、月圆月缺,徒又是、无眠消溽暑==此拍深化转拍之议论。
只盼的、卜期还有,丁香情结雨==结拍稍嫌散乱,“只盼的、卜期还有”读出一份盼望与生气,而“丁香情结雨”并非盼望之结果。丁香雨乃愁雨也。
11号作品情景合一,技巧娴熟。尤喜上片之含蓄蕴藉。然下片着笔似有漫不经心。上下片读来似是两个人写之感觉。
11号作品评分;7·1分

12
、伏日晚游西樵三水余作【夏初临】 作者:一本天书
百越禅城,两江都会,西樵叠翠葱茏。掩映雕栏,虬枝巧戏东风。扇莺啼处荫浓。过廊桥、碧镜摇红。王姬移驾,香围四动,贪恋其中。
轻浮罗盖,暗结朱房,苦儿也是,心事相同。春痴夏梦,修来藕断成空。恨也无穷。理千丝、拨乱更钟。一更愩,南岭人窥月,月在山东。
火云邪神:上片结句不甚明了,是指景物佳乎?上片除“碧镜摇红。”略显别致外,其余过于平乏。下片过于两拍只写藕,如何与上片协调?如何领起下片?个人以为过于逼仄了。下片略整体纠结,后半部也不甚明了。总体6.5分予评
淡香疏影:“叠翠葱茏”“扇莺啼处荫浓”“碧镜摇红”绘景单一显词穷。  “一更愩”,何意?凑韵嫌。 愩 [gōng]心乱;烦乱。恐惧。愩 [gòng]自高。愩 [hǒng]心神恍惚  结句顶针尚可圈点。“荫”应平;“东”“也”“更”字重。6.6                  
无相:百越禅城,两江都会,西樵叠翠葱茏==起拍赋笔直入。尽管由广东缩小到佛山,再聚焦于西樵。然地名太多又无别意,便容易冗长质实了。此笔法起为填词之山林格,然后文却是偏于闺怨怀人格。故才有质实之说。
掩映雕栏,虬枝巧戏东风==次拍顺接叠翠葱茏,然东风多是春之意象,夏季应是南风。此处隔了。
扇莺啼处荫浓。过廊桥、碧镜摇红==此拍继续移景,前文乃视觉,此处“莺啼”安排了听觉。
王姬移驾,香围四动,贪恋其中==上结以王姬喻花,“香”取嗅觉。贪恋句直白了。
轻浮罗盖,暗结朱房,苦儿也是,心事相同==转拍换头处“轻浮··暗结··”两句似有所指,情人变心了。“苦儿··心事··”稍嫌直白,若从莲心莲子着笔可能更为蕴藉。
春痴夏梦,修来藕断成空==此拍顺接以藕莲为线索,藕断成空诠释了“苦儿”。
恨也无穷。理千丝、拨乱更钟==此拍进入议论,恨也无穷在情绪上过于直露。
一更愩,南岭人窥月,月在山东==结拍一更愩接拨乱更钟,后两句用顶针连贯文意言七相思。
12号作品感情充沛,下结写得不错。通篇读来稍嫌平直了些。
12号作品评分;6·3分

13
、花犯 萤 作者:沧海
起颓垣,随风掠壁,冥冥带星火。照身成个,残夏到初秋,清夜长簸。幽栖不在芸香朵,平芜深自锁。冷露堕,影阑光熄,浮生真易过。
迷魂一点入鸿蒙,莹莹望万类,凭谁安妥。漂泊远,星河下,信成新颗。还思着、应回故里,穿野坞,寒芒围屋破。忽恻恻、忆卿如梦,相知原是我。
火云邪神:整体气脉还可。萤我两忘,能扣萤之一些内在特色来写,可以。只整体感觉过于森幽,如野火离魂,即过于遣神了。个人以为如穿插一些外在物象则整体形象会更具体丰满。总体8分予评
淡香疏影:清夜长簸—“簸”何解?  照身成个—“个”何解?  信成新颗—“颗”何解?  立意尚可,行文味寡。“星火”“星河”“照身成个”“信成新颗”重。6.5分
无相:起颓垣,随风掠壁,冥冥带星火==起拍赋题正面,点出空间,“星火”为所咏之物描形。
照身成个,残夏到初秋,清夜长簸==次拍顺接,点出时间,抱题夏。
幽栖不在芸香朵,平芜深自锁==此拍言所咏之物之高洁淡泊,摄所咏之物之神。
冷露堕,影阑光熄,浮生真易过==上结以议论而结。开启下片。
迷魂一点入鸿蒙,莹莹望万类,凭谁安妥==转拍换头乃前文“浮生易过”之注脚。
漂泊远,星河下,信成新颗==此拍为上拍转笔,亦遥接前文之“清夜长簸”,“信成新颗”句有生气。星河二字稍嫌今语,与通篇用字不类,若是我写,会用“宝帘”代之,源自淮海之“宝帘闲挂小银钩”。又或者用“银湾”类的词。
还思着、应回故里,穿野坞,寒芒围屋破==此拍倒挽一笔,寄托遥深。
忽恻恻、忆卿如梦,相知原是我==结拍关合前文,寄托而出,收庄生梦蝶之效。
13号作品谋篇构思有度,体物幽微,咏物而不滞物,不即不离,有寄托而入,有寄托而出。如能将传统之说莹乃腐草所生,道出其出处可能更有助于完善作品。个见。
13号作品评分;7·8分

14
、花犯 作者:天涯沧落人
芰荷鲜,熏风摇翠,蛩鸣夏清晓。远喧陈调。穷柳陌苍苔,行迹飘渺。翻尘古道黄梅小。初尝吟蔓草。记涩味、蹙眉嗔怨,蔷薇花似笑。
流光忆取久存心,飞红入水处,匆匆年少。缘未浅,牛津路、依稀曾到。浮槎窄、倦承断绪,枝上鹊、夜来安顿好。疏雨过、淡桥虹跨。青山相对老。
火云邪神:细微处用词略生涩。下片中间生凑痕迹较明显。作者应在字词和意象描摹上多下功夫。总体6.5分予评
淡香疏影:上片尚流畅,至下有力所不逮之感。7.1分
无相:芰荷鲜,熏风摇翠,蛩鸣夏清晓==起拍以近景兴起,点出时间,破题夏。
远喧陈调。穷柳陌苍苔,行迹飘渺==次拍移目远景,“陈调”二字可斟酌。古调非陈调,陈调含贬义,有陈词滥调之歧义。
翻尘古道黄梅小。初尝吟蔓草==此拍事起景收,“初尝··”句蓄势。“翻尘”二字可斟酌,给读者飞尘满天感觉,破坏了前文用“鲜、翠、清”所经营之佳景。“黄梅”建议改为青梅,取青梅竹马意为后文伏笔。
记涩味、蹙眉嗔怨,蔷薇花似笑==上结顺接初尝倒提,以譬结向虚处。

流光忆取久存心,飞红入水处,匆匆年少==转拍换头以飞红为象,时间为线索生发议论。
缘未浅,牛津路、依稀曾到==此拍递进上拍,以情事诠释“忆”字。
浮槎窄、倦承断绪,枝上鹊、夜来安顿好==此拍“浮槎··”句勾联前后,“枝上··”句情深温厚。
疏雨过、淡桥虹跨。青山相对老==结拍关合前文,“青山··”句得之余味。
14号作品感情细腻婉约,谋篇得度,其中不乏可人之句子,尤喜起拍与下片后两拍。然遣词琢句方面还可完善。
14号作品评分;7·3分

15
、夏初临  家乡的石榴 作者:乐游
滴翠新梢,流红小萼,昨宵谁试梅花。庭院香生,蓬门误坠仙葩。珊瑚聊共桑麻。正归来、陌上牛车。微风细月,野径高蝉,云外人家。
星移物换,今夕何年,二毛鬓角,几世天涯。流香贝齿,清尝应是豪奢。枝拂罗衣,向东南、云水微遮。夜何赊。待到星河转,且泛兰槎。
火云邪神:夏天是否有梅花?或者榴花若梅花?不甚明了。“珊瑚聊共桑麻。”稍突兀。上片后几句也与榴花无关也。若只为写乡村夜景还可。下片过渡太生硬,“二毛鬓角”也来的突兀了些。“流香贝齿,清尝应是豪奢。”也生凑明显。下片比较拉扯。整体上看,上片后半句和下片后半句,作为乡村夜景倒是可以。家乡的石榴,不见也。总体6.5分予评
淡香疏影:题缺词味。上片景稍凌乱,不得章法。转接平,结弱。“细”“径”“待”应平;“蝉”应仄; “流”“香”“微”“云”“星”“何”多字重。7.2分
无相:滴翠新梢,流红小萼,昨宵谁试梅花==起拍赋题正面,两个四字句以对仗为石榴树枝花描形。然梅花一出现稍嫌突兀。
庭院香生,蓬门误坠仙葩==次拍接新梢、小萼,言花果之来历,乃咏物之正路。视觉亦从一枝一树到庭院由小到大的放射。香字着笔嗅觉。
珊瑚聊共桑麻。正归来、陌上牛车==此拍事起景收,倒装句安排得当。视觉由近而远从庭院到陌上。
微风细月,野径高蝉,云外人家==上结奇偶相生,作者用几个点令读者用想象织成一个面。视觉从平远到高远,此两拍令一幅田园风光画跃然纸上,甚妙。

星移物换,今夕何年,二毛鬓角,几世天涯==转拍换头四个四字句奇偶相生,以时空为转移线索,发感慨于其中,遥接“正归来··”句言少小离家老大回之情,应“珊瑚··”句感发沧海桑田之叹。
流香贝齿,清尝应是豪奢==此拍用味觉抱珠“故乡之石榴”。然与前文稍微过于跳脱,缺少中间之勾联过渡之笔。
枝拂罗衣,向东南、云水微遮==此拍以景截情,拂、向、遮几个动词既有视觉指南,亦有转笔之用。
夜何赊。待到星河转,且泛兰槎==结拍倒挽一笔。以前人所言之散场手法结向虚处。
15号作品以咏物之角度下笔却不留滞于物,可谓言之有物。构思不错,下笔从容,在联接上虽有微瑕之处亦不失为一首可品之词。
15号作品评分;7分

16
、〖夏初临〗 作者:水清浅
碧绿婆娑,细风窸窣,茫然观夏临窗。倦染清眸,柱州清昼悠长。歌鸲啼碎飞光。怕流年、偷换沧桑。鬓蝉轻理,娥眉淡扫,百绪深藏。
凝妆楚楚,羞煞千红,未成笑靥,又乱思量。浮生若梦,醉知尽是黄粱。湿透红裳。问初心,可变心肠?怅然望。寅夜寻无迹,月落何方?(柱州,古时候新疆。歌鸲,新疆的一种鸟)
火云邪神:“碧绿”纠结。观夏也过于直露,多余。个人以为中间“倦染清眸,柱州清昼悠长。歌鸲啼碎飞光。怕流年、偷换沧桑。”可以压缩一拍,否则稍显拉扯。这里只有一绪,即流光易过,何来结句百绪。下片过渡句稍拉扯,可以凝练。下片整体纠结,建议在结构上可以琢磨。如何拍与拍之间协调统一。总体6.5分予评
淡香疏影:方叙尽景致,突兀“怕流年、偷换沧桑”,又突兀“鬓蝉轻理,娥眉淡扫,百绪深藏”,不畅。下片感触空。“寅夜”当作“夤夜”?“茫然”“怅然”“清眸”“清昼”“千红”“红裳”“初心”“心肠”多字重。7.0分
无相:碧绿婆娑,细风窸窣,茫然观夏临窗==起拍两个四字句以景兴起,“茫然··”句事接抱珠。茫然亦奠定了情绪基调。
倦染清眸,柱州清昼悠长==次拍倦接茫然,清眸接观,柱州点出空间,昼长接夏。用清来状夏昼不是很准确,除了前有茫然与倦造成清之妨碍,还有同结构之清眸会给人词穷之感觉。故清昼稍微碍眼,建议改类似昼日那样的词。
歌鸲啼碎飞光。怕流年、偷换沧桑==此拍乃茫然观窗之注释。此拍写得不错。
鬓蝉轻理,娥眉淡扫,百绪深藏==上结奇偶相生,前两个四字句对仗求工,以具象来呈现百绪深藏。鬓蝉轻理句如用于人之发式稍嫌意象陈旧了些,不若落实于鬓蝉轻语,且蝉亦为夏虫。
凝妆楚楚,羞煞千红,未成笑靥,又乱思量==转腰换头处以动作带出情绪。“乱”字可斟酌。
浮生若梦,醉知尽是黄粱==此拍顺接思量引发议论。稍为陷入了说理。
湿透红裳。问初心,可变心肠?==此拍亦思量之递进,“可变心肠”之“心”建议改 “衷、柔” 类之字。
怅然望。寅夜寻无迹,月落何方?==结拍设问作结,叹情归何处。
16号作品情感婉约,写出一片女儿情怀,构思不错,在遣词琢句上还可完善。
16号作品评分;7·1分

17
、花犯 作者:往斋
影膧胧,崇楼峻阁,曾经送行地。梦回都几。偏望眼逡巡,何处堪系。玉人况已车尘外。阑干休遍倚。纵觅得、别时鸥鹭,无言斜照里。
谁家少年过双双,乘凉纵犬处,欣然情味。添念想,伊归日,自当如是。生欢喜、暗中屈指,终未定、徒敎幽思起。对不尽、黄云千朵,心随风万里。
火云邪神:整体都略空乏与生硬。尤其下片表情过于直泛。总体6分予评
淡香疏影:“夏”何处?泛泛不奇。“处”“纵”“里”等字重。7.2分
无相:影膧胧,崇楼峻阁,曾经送行地==起拍以景兴起,点出空间,触景生情。写眼中所见。
梦回都几。偏望眼逡巡,何处堪系==次拍事起景收,言心中所想。
玉人况已车尘外。阑干休遍倚==此拍隔拍接“送行”。
纵觅得、别时鸥鹭,无言斜照里==上结结向虚处,亦隔拍接“何处堪系”,此拍化用梦窗《莺啼序》“轻把斜阳,总还鸥鹭”句意。甚好。

谁家少年过双双,乘凉纵犬处,欣然情味==转拍换头旁起情事,开启后文。“乘凉”抱题夏。“欣然··”句见好即收,毫不拖泥带水。
添念想,伊归日,自当如是==此拍顺接上拍,从上文之客观到主观,倒挽一笔憧憬未来。
生欢喜、暗中屈指,终未定、徒敎幽思起==此拍乃上拍“念想”之注脚。
对不尽、黄云千朵,心随风万里==结拍结向虚处,将怀人之情寄寓其中。“对不尽”三字在用字上还有斟酌之空间。
17号作品属于填词五种风格之闺阁格,与闺怨有别的是闺阁之怀人更多是愉悦之折磨。作品谋篇得体,技巧娴熟。气脉流转,尤喜上片用隔拍接之手法。
17号作品评分:7.3分

18
、夏初临 作者:凝惜
玉枕玻璃,烟销沉水,恹恹槐序偏长。黛浅山遥,素怀理入丝簧。小园绿涨池塘。隔闲阶、风透帘香。月明三五,书成两字,半盏温凉。
别来人去,伫久怜生。莲心堕粉,梅子熏黄。歌迟欲咽、清愁却系霞觞。鹤转东天,扑飞尘、堪忆伊行?凭虚阑、烛翦相思碎,暗影侵廊。
火云邪神:上片,起句稍纠结。二拍略生硬。后几句气脉稍流畅,可以。下片过渡句也稍纠结。中间几句与夏夜稍不协调。总体6.5分予评
淡香疏影:景情见交融。“莲”“凭”应仄;“烛”应平; [阑]处当韵 7.8分
无相:玉枕玻璃,烟销沉水,恹恹槐序偏长==起拍两个四字句以近景兴起,“恹恹···”句抱珠点出时间。槐序二字落得不错,三月莺时,四月槐序。
黛浅山遥,素怀理入丝簧==次拍以远景顺接,切入情绪自然含蓄。
小园绿涨池塘。隔闲阶、风透帘香==此拍再拉回近景,小园句之池塘青草为后文伏笔。
月明三五,书成两字,半盏温凉==上结三个四字句三个意象,月半、雁字、残酒。皆曲笔而出,始终不肯说破,甚为蕴藉。
别来人去,伫久怜生。莲心堕粉,梅子熏黄==转拍换头处四个四字句奇偶相生,“别来··伫久··”两句遥接绿涨池塘隐含之别情,亦为“素怀”作了注脚。“莲心··梅子··”以意象诠释了“怜生”,莲心为苦,流光使梅子由青而黄。
歌迟欲咽、清愁却系霞觞==此拍情起景收。欲言又止。
鹤转东天,扑飞尘、堪忆伊行?==此拍具体了清愁。
凭虚阑、烛翦相思碎,暗影侵廊==结拍反用李义山西窗剪烛之意关合前文,再向虚处结,得余味。
18号作品情景合一,用字雅顺,气脉流转,得词之三味。
18号作品评分;7·8分

19
、夏初临  同诸友徐州雅聚周年记 作者:沧海
沸日浮光,飞烟簇绿,当时啸聚彭门。人物菁华,别来长忆如新。相知岂在芳樽,在诗骚、自以群分。还因腾讯,缩山隐水,万里犹邻。
红尘易老,燕子楼深,汉风秦雨,空付流云。缘生一线,江湖莫厌清贫。漫掩愁心,过高台、神采纷纷。散黄昏,断续蝉音远,市市村村。
云邪神:上片层次递进,情感脉络清晰,虽有略显油处,但整体可以。上片过渡之“燕子楼深,汉风秦雨,”略硬。其余气脉可以,作者应对字词和整体谋篇结构上都把握较熟练。总体8.5分予评
淡香疏影:切题,吟来平稳,惜缺些升华。“断”应平; [樽]第七部平声,余属第六部。8.0分                                                               
无相:沸日浮光,飞烟簇绿,当时啸聚彭门==起拍两个四字句对仗以景兴起。“当时··”句倒提一笔直赋其事。
人物菁华,别来长忆如新==次拍拉回现景。
相知岂在芳樽,在诗骚、自以群分==此拍进入议论。说理多而诗味少了。
还因腾讯,缩山隐水,万里犹邻==上结注释了人以群分与雅聚之因。
红尘易老,燕子楼深,汉风秦雨,空付流云==转拍换头四个四字句感慨而出,然此种兴废感稍嫌过了,与前后文意有些隔了。
缘生一线,江湖莫厌清贫==此拍回到议论说理。
漫掩愁心,过高台、神采纷纷==此拍言从回忆中走出,然即使能掩愁心,亦不必即刻便神采纷纷,情绪之变化有过渡可能会好些,诗词用笔务求情理之中,意料之外。切莫情理之外,意料之中。
散黄昏,断续蝉音远,市市村村==结拍顺接上拍,以物景表豁达之情。
19号作品乃言志之作品,偏向于主旋律创作风格。于个人感受之着笔较少。
19号作品;5分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1

主题

0

好友

46

积分

新手上路

Rank: 1

发表于 2014-7-31 01:36:25 |显示全部楼层
淡香老师辛苦了,百忙之中还抽时间用软件检测。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343

主题

0

好友

4747

积分

版主

Rank: 7Rank: 7Rank: 7

发表于 2014-7-31 09:14:17 |显示全部楼层
评委辛苦啊,天后也辛苦,诗部和词部的点评都汇总了啊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Archiver|手机版|5460诗社 ( 蜀ICP备07502986号 )  

GMT+8, 2021-3-8 05:41 , Processed in 0.156250 second(s), 21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2.5

© 2001-2012 Comsenz Inc.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