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5460诗社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搜索
查看: 15175 | 回复: 1

十四岁夏天的殷红

[复制链接]

417

主题

0

好友

3057

积分

版主

Rank: 7Rank: 7Rank: 7

发表于 2015-3-3 11:42:50 |显示全部楼层
十四岁夏天的殷红

        父母这个概念,在我的20年的生命里,它只是一对不负责任的男女在一场场没有任何措施的做爱过程中,意外失手后而被他人加上去的称谓而已。真的,这一对男女无法承担这个包涵无限爱意的伟大名词!
        我大姐7岁的时候掉进河里,被一泓清水收殓了幼小的生命。有此变故,凡善良的父母都应该悉心呵护余下的孩子。可是,二姐却被父亲以200元的价格“卖”给了别人,从此失了音信。我不知她还在这个世界上吗,如果在,今生还有相见的机会吗?三个姐姐中,只有老三留了下来,她和在我后面三年到来的弟弟享尽了父母的恩宠。
        不生儿子不罢休,因为计划生育的缘故,我要为父母可能的儿子让路,刚落地就被扔在了路边。我要感谢我的外婆,是她挪着颤巍巍的小脚把我抱了回来,含辛茹苦地把我拉扯到6岁,她去世的时候。
        唯一疼我爱我的外婆到了另一个世界,万般无奈之下,我只有回家。虽然那是我第一次回家,但他们连一点虚伪的热情都没有,所以我一点儿都高兴不起来。
        我应该称为父亲的那个男人,在我最需要关爱的六年里,从来没去看过我。母亲虽然见过,但她没有喂我一口乳汁,是外婆的小米粥滋养了我多灾多难的生命。我从来没有奢求过能够在他们的翅膀下躲避时不时袭来的风雨,我只要他们在我尚不能自养的时候提供一点可以果腹的食物,所以在衣食住行方面我从不挑剔。直到我15岁离家出走的九年间,每天吃饭的时候,他们围聚一桌欢笑不断,而我却像侵入地球的异类,端着碗眼巴巴地躲在一边,逢到他们心情好才可以得到一刀两刀菜蔬的赏赐。
        姐姐和弟弟是父母的掌上明珠,受不得一点委屈,而我却终日跟着下地劳动,稍有差池还会遭受母亲的责骂和父亲粗大的巴掌的招待。既然要仰人鼻息,这些苦难也算不了什么,我无法忍受的是那个我称为父亲的男人竟然禽兽不如,在我14岁那年强行占有了我。
        那是1998年夏天的一个晚上,他趁家中没人,不管我的百般哀求,进入了我的身体。任何有良知的人们都无法想象,一个男人把欲火消弭在亲生女儿身上是怎样的一幅情景?如果这是一幕戏,更让人叫绝的应该在后面。事后,他对趴在一摊殷红的血迹边哀哭不止的女儿威逼利诱,毫无廉耻地说:“你要说出来,我们全家人都活不成了。别哭了,今后我不再打你,需要什么跟我说,我给你买。”
        此后,他得寸进尺,一逮到机会就爬上我的床上来。如果说一个偏僻乡村的小女孩,因为懵懂尚不能完全预见这种事情将对她的一生产生多大影响的话,生理上的疼痛也足以引起她本能的抗拒。但是只要我不从,他就拳脚加身,还振振有辞:“我的女儿就白养了吗,以后留给别的男人占了?”
        梦魇一样的日子整整持续了一年。1999610日,我跟一个流里流气的女孩来到了徐州。我没和任何人打招呼,因为没有谁值得我如此,他们不会在意我做什么,甚至生或者死
        在这个花花绿绿的城市,我选择了出卖身体给男人这个古老的职业。确切地讲,我是一个妓女。一天晚上,一个年龄可以做我父亲的男人光顾了我,给了我很多钱。在那时的眼里看来,那可是一笔巨款啊!正是这笔钱,改变了我。我从来没有想到挣钱可以如此轻松,只要把自己看成一具无生命的躯体,就行了。
        从此,我和纯情彻底绝缘,我的生活里甚至不再有阳光,我选择的生存方式注定我只能在黑夜里出现。但是,又有多少人能够毫不羞愧地说自己比我更高尚呢?在这个偌大的城市里,很多从事所谓正经职业的人,都曾经光顾过我美丽的身体。夜幕的掩盖下,这些人轻而易举就撕去了在人前道貌岸然的嘴脸,面对一个尚未成年的卖春女子,那一副欲火焚身的样子,和一只原始的猴子有什么区别呢?
        半年后,带我出来的那个女孩邀我一起去河南,在那里我差点被卖了。混了这么长时间,虽在床第间辗转,多少也长了些见识,看势头不对,我趁女孩和老板讲价的时候,夺门而出。
        回到徐州,我不再主动去寻找“猎物”,就在洗浴中心、酒店等欢场做起了待价而沽的小姐。在男人饥饿的眼神包围中,我学会了抽烟,喝酒,学会了调笑和沦落。钱如长江水,上游虽有百川汇聚,下游却是浩瀚的大海,我只是中间一汪浅浅的池塘,来的多去的也多。
        20003月,我遇到了现在的男朋友阿井。他比我大四岁,但离开家乡的时候比我还小。看到他的一瞬间,我产生了一种从来都没有过的震动,我想我的脸上泛了一抹绯红,但转瞬即逝。我突然发现,原来爱情的诱惑对于一个女子来说,是如此无法抵挡,哪怕她是一个被界定为人尽可夫的妓女呢?我应该为我父亲对我的种种罪恶没有给我留下致命的后遗症而欣慰,毕竟我对男人还有爱的欲望。
        当天晚上,我们就住在一起了。那是我第一次心甘情愿地陪男人睡觉,不要任何回报。阿井也很爱我,从身体的嵌合中,我感觉得到。
        早上醒来,阿井脸上写满了凝重,他说:“辘轳,如果我进去了,你会等我吗?”我不知道阿井做什么,很奇怪他这样问我,可是我郑重其事地点了头。第三天,阿井就被抓了。我没见到他,我听说他是小偷。
        夏天来了,阿井去东海劳教了。当一身脏兮兮的阿井一瘸一拐地走进接见室,我的眼泪争着抢着望外流。我日思夜想的阿井,竟然憔悴如斯,竟然低着头一句话都不跟我说,让我的心痛如刀绞。
        10分钟长得像一个世纪。要走出接见室的一瞬间,我看见阿井忽然转过脸来,向我大声喊:“到时你来接我啊!”我看见他的眼泪,哗哗地掉。
次年10月阿井出来时,我却没有去接他,一则因为我在外地,二则因为我听说阿井另找了一个女人,有着我不能比肩的丰韵。
        作为朋友,我还是赶回徐州,表示祝贺。他可能觉得亏欠我什么,那些日子天天陪着我,买衣服,请我吃我喜欢的东西。爱情就是爱情,它不是占有,所以我终究要离开,最好今生不再相见,虽然我舍不得这些我一生中从未有过的快乐。
        临走,阿井来送,他抱着我说:“留下吧。我要和你在一起。”
        我17。阿井21。那年秋天特别美丽,两个孩子租了房子,同居,流浪的灵魂终于在这个举目无亲的城市找到了安憩的家园。
        阿井至今不知我做过什么,他不再让我出去,他扒窃来的钱物足以养活我们。除了拾拾掇掇外,大把的时间都被我用来抽烟,一天两包,购物,一个月大抵三四千元吧。
        随着渐渐长大,我越来越强烈地感到这样的生活太空虚,而且挥霍的每一分钱都沾满了别人的血汗,可耻感在我心中萦之不去。我把自己关在屋子里,不想出去,我更不愿意跟阿井一起出门,因为大街上任何一个无意的眼神,都会像刀子一样割得我遍体鳞伤。我感伤自己陷落在如此迷乱的人生里,却又无能为力。
       20岁,说起来真该是花一样的年华,可是我却活得如此灰暗。我总是在想,我的学习一直很出色,如果没有14岁那年夏天的事情,如果他能够供我读书,我的人生该是多么美好。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274

主题

0

好友

5569

积分

超级版主

Rank: 8Rank: 8

发表于 2015-4-12 21:03:32 |显示全部楼层
可恨之人也许都有可怜之处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Archiver|手机版|5460诗社 ( 蜀ICP备07502986号 )  

GMT+8, 2021-1-27 03:15 , Processed in 0.140625 second(s), 21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2.5

© 2001-2012 Comsenz Inc.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