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5460诗社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搜索
查看: 15060 | 回复: 1

秋风萧瑟

[复制链接]

417

主题

0

好友

3057

积分

版主

Rank: 7Rank: 7Rank: 7

发表于 2015-3-14 11:00:13 |显示全部楼层


        我家就住在北三环外的那个小镇上。在我的眼中,城市是一个神奇的地方,那每到夜晚就铺满街道的不是灯光,而是珍宝璀璨的光芒!我觉得自己前世是个天使,即使今生落到尘埃里,也不该做一辈子的“孩子王”。去年春天,那个阳光明媚的下午,我毅然背井离乡,来到花花世界寻找我五光十色的梦想。

        除了美丽和健康,我一无所长。在酒店做了一个多月的服务员,又遇上了非典猖獗。因为生意的清淡,酒水提成之类的基本没有了,微薄的底薪根本满足不了我的花销。

        挨到8月份,邂逅了同乡的凡夏,我一起长大的小姐妹。我始终不能忘记她的,是倚门回首的儿时,那么的纯真。现在深刻的是无法抹杀的华丽,搔首弄姿的媚。我感到了和她的距离,距离那边的生活是我倾慕的,我希望一步跨过去,回到以前那样“无间”的状态。于是,她带我到一家公司做了礼仪小姐。

      第一天,就惴惴不安地跟凡夏去流浪狗酒吧坐台。

      凡夏说,别怕,有我呢。

      那里的乌烟瘴气和人们群魔乱舞般的癫狂让我皱紧了眉头。凡夏说,他们都吸食了摇头丸。看到我不解的神情,她无声地笑了,附在我的耳边说,就是一种毒品,感觉挺好的。

      说话间,我们来到点我们台的包间。推开门的瞬间,我看到了伊憔,一身沉闷的藏青色衣服,一张阳刚略带严肃的脸,被七八个年轻的男子簇拥着。当然,他的名字是那晚和他交谈之后才知道的。他曾去我原来就职的酒店吃饭,我见了两次,服务了一次,但留给我的印象很深刻。像那天一样,他总是被一些人围在中间,我觉得挺威风。

        他的脸上呈现出惊疑,怎么是你?

       凡夏似乎和他们很熟。可能打过不止一次交道了,或者同是天涯沦落人,相逢就是缘分,我不得而知。那一帮男子拉过凡夏,一会儿就手舞足蹈起来。凡夏谑笑着,在他们的怀中辗转。他们很识趣,把我留给了伊憔。

        回去的时候,伊憔对我说,出我的台吧!

        那时,我还不知出台意味着什么。凡夏悄悄地拉住我,别去,他们都是混子。伊憔在前面催促,快点!我回头,嘴角不自觉地拉起一道弧度,没事的,我们早就认识了。

       伊憔做了我生命中的第一个男人。他进入我身体的时候,我的脸上有泪水滑落。他轻轻揩去我的泪水,说,我第一次见你,就觉得你很纯。但就像没想到你会做这个行业一样,我也没想到你仍旧是处子之身。还好,我没结婚,可以娶你!我的泪水依然不止,流得似乎更欢畅了。

        我有男朋友啦!就是我崇拜的伊憔。

        但是,凡夏正色告诉我,伊憔?一个大骗子!我们都知道,他孩子都多大啦。他身边的女人走马灯似地更换,有时候同时交很多女友。玩玩就算了,你千万不能动真情,上他的钩。

       同住一室的姐妹冲我点头。她们在这个圈子里混长了,终日接触三教九流的人,为了最大限度地保护自己,对伊憔这样的人摸得很清楚。我不得不相信。但仿佛一个呆在黑暗中的人,突然哗地一声拉开窗帘,那种不能直视的明亮,也是一种伤害。

        见到伊憔的号码,我就按掉。然后,他再打过来。我索性任它无休无止地响着,不接听也不挂死。心,却在它示威似的叫唤中,一点点腐烂,彻底坏掉。

        伊憔晚上到我住的地方来,我把门闩上了,还用后背顶上。他使劲地敲门,喊着,我知道你在里面,我跟你说,我一定会离婚的!那一刻,我泪流满面。我想如果不是凡夏逼视着,我会打开门和我抱在一起的。

        伊憔的身边最不会缺少的是女人,他没必要为我浪费很多的心思。凡夏说得很对。伊憔自从吃了闭门羹后再也没有出现过。

       我培养了多年的对爱情天长地久的想望也从根上烂了,呼的一声分崩离析。我跟着凡夏去摇头,追寻那短暂的虚空,摇大了就无所顾忌地哭。我们这些做小姐的,表面上无比光鲜,引领时尚,内心却苦涩得能挤出黄莲汁来。我们是一群绽开在黑夜的罂粟花,是被阳光摈弃的夜来香。我们的痛楚无处诉说,只有每天摇到凌晨,把自己身上所有的精力耗尽,才能入睡。

       200310月,我到蓝眼猫夜总会摇头,认识了现在的男友,久末。久末很丑,龅牙,如果不是我K粉的剂量用大了,脑子里一片迷幻,走在大街上我都不会正眼瞧他。但是那个时候,任何躯体都没有多少区别。久末展开怀抱说,陪我摇一会吧?我就像一条鱼,一头扎了进去。

       次日,久末约我去看电影,我不知怎么就答应了,但临时却没有去。第三天,久末的口气有了兴师问罪的意思,又约我彭城广场见面。我有些害怕,嘴上没敢拒绝,但晚上却把手机关了。第四天,久末把电话打给了凡夏,落尘是不是耍我,要是这样,我就去找她家了。

        我知道找我家是什么意思,他们本是一帮亡命之徒,如果红了眼,就真的不要命了。我听到凡夏一迭声地陪笑,怎会呢?落尘是我的好妹妹,她真的有事。凡夏合上电话,说,你做得好事你摆平吧!他们就像一群狗,肉在锅里也会闻着味儿寻过来,你不想去为什么答应?

       在新区的一家健身房中,我看到久末正追逐着两个年轻的女孩子,龅牙因为兴奋而更加突出唇外了。我转身想走,却被他一把拉住。来了还想走吗?他笑着,言词好像是从那一对龅牙上排着队跑出来的,带着非同常人的味道。恐惧便不由分说地攫住了我的心。

        那晚,我喝了很多的酒。也许频繁的翻云覆雨已经让我麻木,迷迷糊糊中久末撞进我身体的时候,我没有任何感觉。

       由于久末的穷追不放,恩威并施,我仅仅坚持了三天就不得已做了他女友。他一直跟我说他22岁了,但跟他回家时听他母亲说久末才17岁,比我还小。古铜色的皮肤,和一张粗砺的脸,隐藏了他真实的年龄,但说话还是脱不了稚气。他不会关心别人。也不会为错误的所作所为向我道歉。他只做他喜欢的事。他不懂得什么叫爱情。

       一天, 在久末的手机短信里发现一条暧昧的信息。来自一个叫雪的女子。久末见隐瞒不下去了,轻描淡写地说是他以前的女友,现在已经分手了。我将信将疑。而平安夜的前一天晚上,他们终于把我拖入冰天雪地。

        在流氓兔休闲吧温暖的空间里,一个同行的姊妹非常惊异地说,我看见久末和一个女子轻佻地搂在一起,没听说你们分呀?那个女子刚好我认识,叫雪,是腰里别付牌谁来给谁来的主。

       久末什么都不做。我从来不计较,把辛苦坐台赚来的钱和他一起花,买衣服,摇头。但他却背地里和别的女子勾勾搭搭。委屈的泪水瞬间集中到眼眶里,哗啦哗啦地流。我冲出喧嚣的包围,跑到楼下,拨通久末的电话。半小时后,我才意识到自己只穿着短裙。我说,我永远不会理你了。一股寒意从内心深处浮上来,我激灵灵打了个寒战,浑身抖成筛糠了。

       平安夜,我却不能平安了。一场意料中的感冒,把我击倒在地。漫天的烟花在窗外一蓬一蓬地怒放,在徐徐褪缩的慢镜头里,熄灭的痕迹被拉伸成绵长的忧伤。空气里稀薄的忧伤如同沾了水的白棉,严密地掩住我的眼耳口鼻,似乎要将我微弱的呼吸与脉搏一并封死。我听到凡夏在电话里恳求久末,你过来吧,落尘快要病死了。我多么希望久末能过来,把我紧紧地搂在怀里,告诉我,他爱我。但久末始终没来,连个安慰的电话也没打。平安夜的风吹得我心很冷,麻木了的身体动不了。

       身体康复了以后,我不再去坐台了,歇了几个月,在一家服装专卖店找了份工作。久末一句表示歉意的话都没有,但我却离不开他了,为了看得紧些,就搬过去和他同住。

       20045月,我忽然感到身体不适,就到医院检查。得知染了性病时,我的脑子里有霹雳炸响,几要瘫倒。不可能呀,今年我一直和久末在一起的。我问久末,近来身体如何。他说很正常。我手上紧张,也不敢和家人说,就一直拖延着。其间,因为我怕传染久末,拒绝和他亲近,和他翻天覆地吵了几次,他便不大回来住了。每到晚上,劳累了一天回到空荡荡的屋子里,我就惆怅得无以复加,于是又和凡夏出去摇头,摇头,摇到天旋地转,摇到人事不知。

       7月底,病情实在严重了,我才告诉母亲,开始治疗。我跟久末说,我得了性病,你是不是在外面玩小姐了?他矢口否认,医院检查结果也显示他没有任何问题。在医院的走廊里,久末抱着我说,我不怕传染,我要和你在一起,感染上了我们一起治,治不好我们一起死!我连忙捂住他的嘴,感动地说,别说这么不吉利的话!

       两个多月过去了,家里的钱花得差不多了,我的病还没有好转的迹象。我问给我治疗的医生。他说,都被你耽误了,尽力吧!我不死心,105日到另一家医院去咨询。医生说,只能暂时控制,无法根治。同时,他揭开了我心中的疑团:就我的情形来看,只可能是不洁性行为所致,但由于男性的生理特点,他可能不会感染。

       走出医院的大门,天已经黑了,那些被我看作宝石的霓虹灯,像一只只幽灵的眼睛,虎视眈眈。秋夜已经很凉了,一阵风吹来,枝上的黄叶盘旋着落下,我仿佛看到自己行将枯萎的生命。我甚至不如一片树叶,它们毕竟完成了一个生命周期。而我原本有着美好的明天,却亲手放弃了,现在的一切都是对我的惩罚。在萧瑟的秋风中,我终于明白,悔恨的泪水流得再多,生命也不能重新来过了。我不能再徒然折腾家人,我要趁着还有一段时间,去好好赚钱,补偿年迈的父母,享受生命的美好。

       信步走进蓝眼猫,那是我最熟悉的地方。凡夏也在。她说久末又找了一个女友。我颓然摆手,无所谓了。久末这样的男子,即使我在花一样好的时候,他也做不到只有我一个女人,何况现在呢?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274

主题

0

好友

5569

积分

超级版主

Rank: 8Rank: 8

发表于 2015-4-12 21:04:46 |显示全部楼层
紫美的爱情故事总是香艳里透着凄凉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Archiver|手机版|5460诗社 ( 蜀ICP备07502986号 )  

GMT+8, 2021-1-27 01:26 , Processed in 0.171875 second(s), 21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2.5

© 2001-2012 Comsenz Inc.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