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5460诗社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搜索
查看: 18045 | 回复: 1

5460首届新诗笔会意而评语评分

[复制链接]

274

主题

0

好友

5569

积分

超级版主

Rank: 8Rank: 8

发表于 2015-7-22 09:13:35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清清静如茶 于 2015-7-22 09:57 编辑

序号
作品
        评   语
   评分
1
【窗】

13楼
我满以为上到这个高度
可以手扪星辰
打开窗
却是另一幢13楼

几何切割了天空
混凝土冻结了城市
朝九晚五麻痹了时间
我坐下来
回到乡野
矮矮的檐瓦下
推开纸糊的窗
天空像海水一样澄蓝
群星像萤火虫一样飞进来
一个满身泥土的孩子
也飞了进来
眼睛干干净净
跟我一模一样
吾眼中此首当为冠。很遗憾它只是友情支持作品,我也只好忍着好奇心不打听这是哪位大侠的作品。
从“现代诗”角度而言,这首达到了标准。文字比较老到简炼,将从村野中走出来的人在工业化城市中感受到的逼仄感和对童年时代自然田园的怀念之情轻松表达了出来。在简短的篇幅里,空间和时间也有转换而变得立体:——空间:明处,“回到乡野”;时间:在暗处,“一个满身泥土的孩子/也飞了进来”。第一段虽是现代化图景,但语言是诗化的,画面的切换开门见山地将失落之感表述无遗。“我坐下来/回到乡野”,这里由实入虚,虚实结合得也很得体。
若全篇正文能不着一个“窗”字则更佳。“推开纸糊的窗”,把“窗”设法换一换,让人能理解是窗会更有张力。
9
2
窗窗

当岁月从眉尖滑过
一抹微蓝
从尘封的窗户滑过
片片飞红
载着记忆在风中旋转

封存的记忆再次打开
打开的却是干干净净的白
不再清晰的影子
注定成为时间里的沙子
只是
不知道哪一粒是你
哪一粒是我
标题《窗窗》不知为笔误还是有意为之?
语言不够成熟简炼,篇幅虽短小却稍嫌繁复。全诗整体上略显苍白,缺乏张力,展开的空间很大,但能让人捕捉到的感动不深。
7.2
3

推开你,
任凭风无情的吹着。
听,
飞雪也在诉说,
诉说着离别。
多少回踏上大巴,
靠近你在看看家乡,
为什么总是近景急逝?
坐在你旁边,
故乡的风吹拂着我的小脑袋。
那一刻,
你告诉我,
从此故乡只有冬,
再无春夏秋。
逻辑需理顺下。后文来看似乎是说大巴上的窗户,但开篇又是“推开”,似有违常理。如果是从寄居地的窗户写起,中间的过渡就突兀了。应是表达只在冬天(可能是春节?)才能回乡的一种怅惘,但我怀疑大冬天的其他乘客都愿意和诗人一样满怀诗兴在车上大开窗子享受美丽的西风和雪花么?
7
4
《经常伴着我的窗》

月照西楼
何尝不是寂寞缠绕着你我
那一缕月光
穿透你的心照在我的脸庞
你说还有风在呼呼作响
那应该是骨骼破碎的声音
麻木的已体会不到凉
你投在书桌上的网
像我心中的伤
那一点嘹亮
是有人敲破了夜的恐慌
经常伴着我的窗
回忆就像春风记录着阳光
经常伴着我的窗
雕刻了我与她曾经的美好
谢谢你依然不变的守护着我
经常伴着我的窗
貌似在编歌词。歌词与诗是有区别的。新诗的诗味不是从韵脚体现出来的。新诗如果用韵,对节奏把握的能力要求更强。通常更宜表现偏快进的情绪。
用词太用力。“骨骼破碎的声音”类似的句子已被人写滥了。
7
5


清晨
露珠打湿了你的眉睫
世界清亮如初
长青藤爬满了你的臂膀
紫色的小花点缀在你的肩头

是谁曾路过你的身边
又是谁曾在你的眼前徘徊
你的记忆里
漫过爱情和吉他的味道

午后
阳光暖暖地将你拥抱
裁云为裳
你斑瓓的五彩裙
在风和鸟儿的呢喃声中
活色生香

树萌轻洒
你舒展了腰身
温暖地打着盹儿
时光它掂着脚呢
影子悄悄地从你身上爬过
你微眯了下眼睛
就已是暮色深笼

傍晚
你点起一盏灯
你呵守着一抹光亮
你等的人儿呢
他怎么还不来

夜深了
世界在你的怀里安睡
晚风轻拂 月凉如水
有点小清新。不失佳句,如“你微眯了下眼睛/就已是暮色深笼”。
布局工稳,但内容尚浮于表面。初学者可以如此,但不宜停留不前。
207个字中出现了几个错字,这个该打板子。“斑瓓”应为“斑斓”。“树‘萌’轻洒”,“荫”字乎?“‘掂’着脚” ,“踮”字乎?“呵守”有点嫌生造。
7.2
6


在视线以内
能充斥眼球的
姑且称之为风景
在风景以外
能让心情回归的
却是那一扇窗

站在窗的外面
窗是我唯一的风景
站在窗的里面
风景不过是窗的陪衬

星星是夜空的窗
山峰是海洋的窗
而你就是跃在我眼前的窗
如果关上了所有的窗子
世界也就变成了瞎子
诗,不能是生硬地“说”出来的,它应该有着“梦”一样不可预知的质感。等心中有了冲动再来写,内容才会有血肉。
6.5
7


二月杏花,香气弥漫
漫过羞答答的窗帘
我在睡梦里偷懒
许多温暖长出了花瓣

阳光窗边酣眠
黄鹂窗边婉转
蝴蝶窗前翩跹
她在窗前默然
又一首小清新。但比5号更轻巧。语言尚需提炼,不必为押韵和齐整而着意雕砌词藻。意象的铺排平淡缺乏惊喜。
7.5
8
<<心灵的窗台>>

心灵的窗台上
排满了 牙齿般
洁白、整齐的牵念
带刺的蔷薇 绽放得
那么突然
以致于 触碰过的手指
不得不 将那针刺
深深地隐含
在每一秒的刺痛里
都有滴血的思念
所以 要不停挥手
不是为道别
而是
为把滴血的手掌
和锥心的刺痛
风干
有新诗章法的思维方向,但内容失之空泛。标题和正文都太直白,当隐处未隐。
“所以 要不停挥手/不是为道别”此处的逆转手法算是小小的亮点。
7.5
9
《夜深,临窗而坐》

夜深深  临窗而坐
总会有些小情绪
萦绕眉尖心头

窗外的月儿清冷高悬
偶尔的光华
滤不去云梦的祈求
满天的星星 闪闪烁烁
仿佛是欲言又止
又或者是欲言还休

风儿略过紫色的莎帘
嗖地一声,
心儿开始觉得有些微冷
眼前晃动的风铃再不是风铃
分明是在给什么寻找一个出口

光阴荏苒的岁月
容不下太多小儿女的清愁
谁能够将疼痛留下
谁又将携梦飞走
心里明镜似的早已知道结果
缴械投降啦  有个声音在喊
花开有时、花落有期
你何苦还要执着停留

夜是那么地柔软和扑朔迷离
我小小的心思装载不下沉重的思忆
只好躲在摇曳的梦里
写下这首浓浓的无题
悄悄诉说
不让谁知道这一切
到底是什么和为什么
请恕直言,不像诗啊。确切地说是一篇分行的心情日记,如是散文日记可当别论。若以“诗”要求而言,则嫌拖沓且不自然。锤字炼句上未够成熟。如:“仿佛是欲言又止/又或者是欲言还休”意思重复了。“风儿‘略’过紫色的‘莎’帘”中有两个错别字。
6.5
10
窗外的夜歌者

夜半
疲乏亦有梦的归所
只有黑与静的单调
只有不知所从的游魂寄居于这单调

窗外
年轻女子的歌声
如约而至
不带任何技法的嘶吼
一首接一首
就像流水线上的物件
去了总有来
永无休止
跑调  放肆的跑调
高亢  虚脱的高亢
焦灼  覆没的焦灼

我们是这夜里被她提着的木偶
不再有睡与不睡的自由
我们熬到窗外泛白

后来的许多个夜里
不曾听到这歌声

微雨的傍晚 窗外
男子侧举的伞下栖息着一枝微弱的幽兰

风吹起
宝蓝雪纺裙子悠悠摇曳
干瘦的小腿撑起那副曾在半夜止痛的骨架

一副夜生活的白描,读者能感受得到诗中主体与客体的灵魂焦灼。欣赏“我们是这夜里被她提着的木偶/不再有睡与不睡的自由”。末句营造的小画面还不错,但还需尽可能简洁点。
整体上结构布局可点赞,而语言还需进一步提炼。个别地方过于口语化,如“跑调  放肆的跑调/高亢  虚脱的高亢/焦灼  覆没的焦灼”虽运用排比、反复等修辞手法,但并没完成语言的“诗化”。“窗外”多次重复了,但又非修饰手法的重复,完全可以去掉或替换,在正文中可以不着一个“窗”字。
8.8
11


已惯幽窗
房贷压扁了年光
城市灯火攒流,与我无妨
风里味道杂陈,逼我品尝
楼头的月倒是显得亲近,对着我端详

公交车上不时喧哗,碰撞着北调南腔
叵耐,倚着窗
水泥街横平竖直,车水如常
十字路口,绿灯相催,红灯打量
叫不上名来的外地树种,迥别于乡土的芬芳

宽大的办公桌,渺小了憔悴脸庞
危楼渐生的清寒,扩散抵墙
继而上升,在低矮的天花板凝结、成霜
转眸时,心一颤,透过窗
分明看到一只鸟儿徜徉
像首文白混杂的rap。滚动着的一幅幅画面,无力地揭露现实的悲怆。但语句的“白”与“文”分寸上处理得没到位,刻意用韵而致有失天真。
7.5
12


记得那年我十岁
一片湛蓝的天
几朵悠悠的云朵
青绿的山水曲回着小路
常望着母亲一直走到门前

记得那年我二十岁
一片红彤彤的天
几朵含羞的缃云
林立的楼盘间杂着人来车往
偶尔追寻某个身影

现在
夜深人静
忽然隔壁家的小孩哭了
我关上窗
前两段的铺陈力弱了,末段有小惊喜,可取。以时间为线进行跨越,有方便展开情节的优势。但时间展露得空洞了点。“记得那年我十岁”、“二十岁”的数字很“实”,但在此处成了一种模糊象征,显得虚了。可品味比较一下结构相似又同是时间“虚”化的例子:余光中句中的“小时候”,蒋捷的“少年”,简洁明了。若要“实”,理想的效果是一刀一划下来如刻碑镌铭。
语言需再精简,“湛蓝”等形容词运用得浅白。“缃”字用于此诗中感觉不太协调。
前两段要表达的意思出来了,但画面的描绘都没跳出窠臼。
7.5
13
你我的距离,就是
一扇窗,窗外的青石路
你打马而过
江南三月的落花,迷离
帘幕后边,你永远不知
马蹄的的,每一声
都溅起一汪泉水
潮湿的不止是天气
仿效了郑愁予的《错误》,惜没有翻出前人作品的高度和深度。由语言建构的逻辑层次也不及郑诗。尤其结句力度上,“潮湿的”“天气”实未如“美丽的错误”令人过目难忘。哪怕换个场景也会让人耳目一新些。
7.2
14
我站住高屋的窗前向外望

我站住高屋的窗前向外望
一位老人在跋扈的母女俩面前跪下
赔不起一条牛仔裤,脸上写满哀伤
小悦悦躺在街道上呻吟,直至死亡
夏俊峰在刑场饮恨倒下
到处都是抗拆自焚的惨烈火光

大桥经不起超载的汽车,垮了
高校的学子们正在投毒、残杀
装满毒胶囊的货车驶进了药品厂
东方之猪在黄浦江上温柔地浮荡
奢华的办公楼矗立在贫瘠的土壤
城市大厦遮住了边区的教室土坯房

富二代的豪车肆无忌惮地冲撞
鲜艳的红十字在夜幕下显得如此肮脏
雾霾再严重也掩盖不了东莞的酒绿灯黄
旅客们的血液染红了昆明的铁道
高官们前仆后继地戴上铁镣
昨天的红歌还在耳边回响

我该怎样去爱你啊,我的妈妈
玻璃般碎裂的忧患寸断了赤诚的肝肠
无力地关上哪满目疮痍的窗
电视里的新闻联播像花儿一样盛放
据说那里才是中国人民的天堂

一支秃笔刺射不进冰冷的胸膛
一副残躯阻挡不了道德的沦丧
也要刺射啊,也要阻挡
千万支秃笔千万副残躯就有石破天惊的力量
你看那天使终将战胜魔鬼
展开博大纯洁的翅膀——飞翔
又一首歌词。想表达的内容很现实、深刻,但再深刻的内容在诗中也是忌讳“直接”“直白”的。如果作者以一个冷静的旁观者方式来平静地叙说其中一件带有细节的故事,摒弃一些形容词,文本的内在控诉绝对会更有力。
7
15
记忆之窗

你的世界是一座我无法进入的城
我远远徘徊窥探
有时人声鼎沸
有时寂寞空庭
有时你低头甜美微笑
有时你踮足裙角飞扬
有时思念开出繁花
有时泪水涤荡尘嚣
终于
你带着你的城朝前走
步步回头

等等我
等我说服自己爬出尘埃
等我缝好胸腔捂住真心
等我手捧蔷薇去看你
可是
你只是伸手轻轻关上
最后一扇
我便萎缩成岁月的一张便签
被风吹走被雨打湿
被埋进你城外的土地
被埋进你行走的路边
从此与你擦肩而过
此首的亮点是相对超脱一些,跳出了“窗”的桎梏。比如,“你只是伸手轻轻关上/最后一扇”,这里隐去了“窗”,但我们都能明白这里说的是“窗”。但虚实之中,缺乏应有景深,镜头有切换,但因无变焦,布于一个平面上而又却显凌乱。情感张扬地唱出来了,但仍只感动了作者,读者并未被感动而共鸣。
音节把控有度,此诗朗读出来的话不会别扭。
8.2
16
推窗

我也不记得
多少年没有推开
曾经散落的碎片
浓缩成一个个红唇
烙满了阳台

我白天痴痴望着
乌托邦的油画
在透明里
变幻出春天色彩
直到夜幕降临
再用遮羞布掩盖

我害怕夜晚
因为各种各样光芒
都是暧昧的朦胧
而流星和乌鸦选在银河的尽头
做爱

我想呼吸一下新鲜
某年某月
妄想成了定理
便伸出双手
……
千里之外
这双手制造的蝴蝶效应
把世界重新洗牌
有嚼头,比较耐读。作者有一定语言功底,也懂“新诗”章法。写作时颇有匠心:首尾有自然地呼应和点题;有意识地选取了多种意象,甚至是蒙太奇的展现。想象力很丰富,是此篇的魅力。但表达上,因为过于技巧化,而使主旨思想朦胧化了。当然,这类主旨隐晦的作品之优点同时也是缺点在于更刺激读者大脑,不同的人可以有不同的解,而可能都不是原诗的解,更可能本就无解。
8.5
17


推开窗  硝烟随尘土  滚滚咆叫
腐朽气息潇洒  迎面呼啸
尸骸遍地  布满枯藤  冠上记号

向左  向右  狰狞冲向大脑
前进  退后  脚步虚浮缥缈

残阳掉落  暗夜序幕  冷酷开始发酵

麻木的空洞的人群  渐渐  充斥街道
左脚踩着自尊  右脚踢着骄傲  抛掉
踏着森森白骨  无视亲友哀求  哭闹
匍匐远方黑色舞台  将灵魂缓缓上交

上瘾的人怎能被意识阻挠
命运如何思考
  
魔鬼  披着黑夜  招手  桀桀怪笑
狂舞  血色身姿  竟然也很妖娆
这是只有将灵魂交出才可暂时保命的买卖 谁也逃不了

关上窗   我默默祈祷   即使这只是冰山一角
意象和语言都过于堆砌和刻意。审丑是也可以让读者得到审美式愉悦的,但该诗事与愿违。“丑”的特质决定了作者更需要有举重若轻的本领。“魔鬼”“尸骸”都是有隐喻的,但这类喻体滥用只会过犹不及。
押韵及并列句式的蹩足使用均造成了对文本内在的伤害。
7
18


我透过窗口,
看见了草原上的金戈铁马,
成吉思汗正弯弓射雕,
与刀为伍,与剑为伴,
用生死铸造,
千年的热血滔滔。
我愿做百夫长,
于漫天黄沙里,
不悔朝朝。

我透过窗口,
听见了关雎的鸣叫,
窈窕的女子,
在河边捣衣洗发,
像是那水中青荇,
柔弱绵绵。
我愿以洁净的情诗,
高唱关雎,
浅吟窈窕。

我透过窗口,
偶见到发黄的旧历,
它已破碎,零零乱乱。
我忽然找到一段历史。
我坐在夜晚的草丛中,
决然逃课,
而缺失了一段段知识,
空留恨,
学习变得空白。
我继续寻找,
通宵、复读、空度……
我已泪如雨下,
坐在窗口,
悔然一叹。
作者随意或有意截取了两个历史片段,也许是与当时的情境相关(正在上课?并且内容与之相关?),描摩出“梦境”般的历史画面,看不出很明显的逻辑线索,同时前面的铺陈还不够,到了第三段有点戛然而止的尴尬感。
语句需大力磨练,重复处有几处:“我愿以洁净的情诗,/高唱关雎,/浅吟窈窕。”“情诗”在这里有点使用得很无力,而且“关雎”“窈窕”已是情诗,也就重复了。第三段现实的剖白很苍白,语句寡淡无味。
6.8
19
《杯酒抹离殇》

米色纱窗  微张
窗外香樟树下  橘色灯亮  细细描绘一个形状
一分遒劲  两分温润  三分皎皎  四分书气
凑得十分  比拟你的摸样

夜  静谧  很漂亮
竟然杯中摇碎的光
一如你桃花树下  蓦然回首  阳光正中央
那年春风十里   枝头桃花初妆
晓来春意正好   许我画眉添香
举杯遥望  暗夜痴长  
饮尽杯中回想

旦求得  四分明媚  三分清香  两分温暖  一分意长
化作东君一缕  携初阳  透得你台窗
愿杯酒抹离殇
也是走歌词的方向。有仿方文山之嫌,但被古体思维绑架了。借用古典意境写新诗,本身是可取的,但不能是简单地把古典的意象和句式搬来拼凑即可。“文”“白”相结合时,很需要拿捏力度,也是种更高难度的挑战。“夜  静谧  很漂亮/竟然杯中摇碎的光”这样的句子语法上就是失败的。“桃花树下”“枝头桃花”重复意象时一定要谨慎。“一分”“两分”的排比句式不反对,但带出的标的物要相匀相称,不可强凑。
“旦”疑为“但”之误?“殇”用于此处也觉过重。
7
20
窥视

(一)
老张和老婆牵着手
风从指缝滑过
老张和老婆走远了
草丛里一棵勿忘我
开得很憔悴
(二)
星星在燃烧
寂寞是它们的燃料
路灯在燃烧
迷惘是它们的燃料
我也在燃烧
命运的干粉无能为力
(三)
一棵柳树垂下了头
接受着命运的审判
春雷响过
它打了一个哆嗦
雨没有来,冷漠已然要来了
(四)
两只燕子恋爱了
窝安放在昏黄的灯影里
房间里没有孩子
或许
明年就不用住在这里了
收获和付出
没有分量
可以列入口语诗范畴。我个人不反对口语诗(非指“口水诗”),不过口语诗在写惯古诗的诗友中可能很难被看好。
这组组诗中,个人觉第一首最好,成功的口语诗要求看似浅白但有大片留白的张力。第二首有力图哲理化倾向,但力有未逮。(三)“冷漠”句有点画蛇添足。(四)结尾也觉画蛇足。
8
21
《我是一扇窗》

我是一扇窗
我的居住地在碧水之阴大山之阳
记得出生的时候正是葬花天气落英芬芳
对面是一条人间紫陌时而有尘埃轻扬

我静静地凝望
凝望是我缘定三生不变的梦想
我倾听关关雎鸠的啼声穿过绿柳越过莓墙
我凝望春花秋月夏雨冬雪那轮回不变有序的繁忙
我沉醉于满载传说的月光轻轻进入小楼熟睡的梦乡

有时一道霓虹当空
赤橙黄绿青蓝紫的色彩映照了我身上雕花横梁
有时一缕清风来过
是那些陌上少年豪情万丈青骢得得背挎行囊
又有时丝丝凉雨在深宵洒落
勾起了不知谁的无尽愁绪化作明媚多情的忧伤

我安静地伫立着
从未知的青萍之末一路摇曳吹来菜花香柳花黄
敞开胸怀看惯了云淡风轻世事斑斓岁月沧桑
没有相思在心也没有无常悲喜
任凭属于我的那段情缘尘封的比千载还要长
有民国初诗歌影响的痕迹,仍流于堆砌词藻拼凑歌词。个人不反对走旧式风格和写歌词,但高度和笔力是硬性要求。如:“霓虹当空/赤橙黄绿青蓝紫的色彩”“无尽愁绪化作明媚多情的忧伤”这种排列,实在是不走心的碎碎念了。
7.2
22
窗外

推开我的窗
如同开启了 尘封的信张
四季交替中
滤一下那些渐渐褪色的老时光

那年的春天
你说要远走他乡
我默默地替你收拾行囊
些微的情绪
透过玻璃窗
伴着墙角的野草 疯长

钻进纱窗的夏风
总是带着淡淡的 雨的清凉
间或捎来阵阵的 蝉鸣流响
蓝色的油纸伞
舒展 闭合着这一季的忧伤

一片叶子
倏忽落在窗台上
已然泛黄
我知道 那是你寄来的诗行
书写着 没有红袖添香 只有暗香盈袖的怅惘

关上我的窗
窗外已是雪花飞扬
隔着冬和春的片片精灵啊
挟裹着我的思念
未央
仍是民国旧诗和现代流行歌歌词的合体。将淡淡的相思融入景物,可惜未能走出那条陈年的雨巷。
总分结构:楔子+春夏秋冬四个场景,其实起段中“四季交替”之语可回避。
7
23
【窗】

我要把窗轻轻推开
遍尝鲜花的喧嚣
遍听清风的诉说
让春天的每缕阳光洒满心房

我要把窗常常擦洗
抹去争执与偏见
透过印有自己映像的玻璃窗
让晶莹的心灵身披一袭灿烂

我要把窗无限延伸
远离城市的喧哗
想要寻到一双寂寞的草鞋
寻访那林中的袅袅炊烟
绘出纯朴的山野气息
点点滴滴 一笔一画
将安静与祥和勾勒

我要在窗前摆满丁香花
让芬芳的私语
弥漫成整个季节的童话

一缕斜晖将窗前的树梢
涂染得像幽静的古筝

是谁顽皮的指尖
拨动了醉人的心弦
仍是歌词,但语句洒脱相对些。建议大胆舍弃形容词,感受下名词和动词裸着时的力量。
7.2
24
窗子以外

窗子开了
开出满山的花朵
黄橙橙,红彤彤
一串串,一簇簇

东风来了
柳条绿了
细雨飘摇
绵密密,静悄悄

你瞧,生活多美好
燕子逐云闹
蛙鸣声声草儿肥
鱼戏荷塘莲叶招  
歌词?歌词。歌词……仿佛听到小燕子赵薇当年唱的那曲儿歌……
个见:用词遣句可轻浅,内容切不可轻浅。
6.8
25
窗台上的小花


一朵小花
就开在我的窗台上
没有土壤
可它依旧绽放着青春的芬芳

我时常感到惊诧
惊诧它生命的顽强
历尽雨暴风狂
却未改俊俏的摸样

一朵小花
就开在我的窗台上
看着不远处的蝶舞蜂忙
它只是恬淡的张望
张望这个
也属于自己的
鸟语花香
还是歌词……这朵花不管是不是开在窗台,似乎都无关紧要。作为题目的“窗”表示有点受伤。
6.8
26


我从三月走过
作别了浅绿
轻嗅过一味风
穿越窗格
渐远了缠到秋空的眼

我从四月走过
作别了桃红
静听过一段雨
绽放窗台
模糊了写在寒月的签

我从青葱走过
作别了璀璨
浅尝了一个心
剥落窗前
风干了,磨在流年的砚

我从繁华走过
作别了永恒
施舍下一行韵
雕刻窗沿
却遗忘了留在心底的软

而今——
谁又走过窗外
又拨动了窗下的弦

继续民国旧诗和现代流行歌歌词的合体。“浅尝了一个心”…… -_-‖
第一段和第二段没看出有什么不同的指向和功用。即如一个人需要购置一套上衣和裤子均有的服装,但结果是买了两件同式样只是不同色的上装。不是多上个颜色就达到渲染的目的了,反而累赘。
7.2
27
你的窗

你的窗儿紧闭
远处传来三月的脚步
阳光跳起华尔兹
四周都是花朵爆裂的声音

风 是长了翅膀的天使
你的梦 涂满天堂的颜色

你开始动摇
似乎有什么在解冻
过往的伤痕 渐渐淡成天边的云

你终于 打开窗扉
迎接你的 却是冰冷的雨
那辆春天的列车
在你面前
呼啸而过
貌似是想写人的心扉?拆开的话,每个单行的句子都okey,但合起来通篇张力不足。首段和结句还行,第三段硬了点。
7.5
28
孩子,你是我的一扇窗

孩子,你是我的一扇窗
从胎间足蹈、面世呢喃,到涂鸦书房
满满的、透着生命的芬芳
我感觉我触摸到了,那么真切,不似梦里童年的徜徉

孩子,你是我的一扇窗
初月里每天的夜啼,周岁时持续的低烧,送学中车影的匆忙
其间有几多我的熬煎、我的焦灼、我的鬓霜
更有几回映现我的双亲,脸上写着慈祥

孩子,你是我的一扇窗
你举手投足,你回答发问,直是无忌,让人尴尬经常
你得意,你不高兴,皆形于色,与人无妨
你照见社会、击破虚伪,你照见人心、鞭策彷徨

孩子,你是我的一扇窗
开在我的心房
伫倚,凝望
冰洁的月亮,热诚的太阳
中规中矩的传统白话诗。跳出来换了个角度写“窗”,这点值得点赞。此首赚分的另一点是感情真实、平实。
语句有些拖沓繁冗,如“我的熬煎、我的焦灼”。细节趋于罗列而不细腻。
“照”似乎更适用于“镜子”。
7.8
29
我的窗

等待是种煎熬
我是个胆小的孩子
我怕黑
我喜欢光亮
喜欢温暖的感觉

可是 你不喜欢光
于是 我关掉了所有的灯
作者较好地把握了小品诗的节奏。诗句精简短小时,往往比急于表达更多的长句更有力。末段有隐喻,但意义隐而不发,意犹未尽,留白和供人想象的空间大。
8
30


我看见穿行的车辆
在十字口的际会
看得见的拥挤
看不见的眉眼神情
我看见窗上映照的我
窗外复杂的眉眼
是否有一种神情如我
想起曾经的碧水青山
想起缤纷的刺槐花瓣
想起托碗而谈的人们
对小片段的简单白描手法可取,一瞬纳须弥,拓展开广阔的时空。
结构整体设置可以,但“想起”时跳跃得还欠自然。
“十字口”不太合乎表达习惯,疑为笔误。语言的精炼度上段位未到,语句还可磨一磨,“托碗而谈”不够自然。
7.5
31
窗的片段

常常倚在三月的窗前
看远处的山,蜿蜒成一个个枕障
山之外隐约的水,象条带子
那是海,似乎又接连着天边的云彩
一切似乎在梦中很难醒来

从早晨到黄昏
我便将窗子长长的敞开
让风深深地吹进来
带着青草的气息,野花的味道
还有鸟的影子
以及这世界的声音
都统统进来

妻子怀疑我又想念桐花了
那是在千里万里以外的窗前
一个老院子里,围墙却快颓废了
春风吹落的花萼里会藏着蜜蜂
当伸手到窗台捡它的时候
那蜂子直往窗里飞
于是我赶紧把窗户关闭

想必那窗子早已没了玻璃
只剩窗棂
任风来往
任鸟穿梭
吸纳着寂寥的花草的气味
在如何把握好散文诗与散文的区别上,这首做得不错。有一定语言功底。语言朴实,节奏舒缓,画面感强,层层渲染出忆旧的滋味。“于是我赶紧把窗户关闭”“吸纳着寂寥的花草的气味”这些地方是否还可精磨一下?末段希还打磨下。
8
32


不要告诉我  
那是一个幽闭的世界  
流泪的  
是看不见我的明月

谁在守候天黑的孤独
梧桐细雨  
惊退了梦的脚步  
谁在守候明灭的烛火  
巴山夜雨  
寻找拉近时空的线索

请放入一道晨曦  
或是一抹晚霞  
我的陋室  
也是一缕清风的家

谁会是谁的风景  
春芳  秋叶  夏荷  冬雪  
谁又装饰了谁的世界  
我用一帧帧照片  
完成四季的相约

不要告诉我  
那是一个幽闭的空间  
微笑的  
是看见了大千的相连
语句虽还不够凝练但很清澈,惜内容没跳出窠臼,本是一首清灵的诗,主旨却含糊暧昧了。移植来的古人典故和民国诗人的手法也已俗套。“幽闭”一词个人总觉用得有点别扭。
7.2
33
windows

世界小了
眼界大了

距离近了
感情远了

级别升了
成绩降了

关系有了
伦理没了

选择多了
能力少了

虚伪热了
真实冷了

道德沉了
灵魂浮了

时间长了
生命短了

这都因为
windows开了
有点“油”,但角度有新意。虽有最后的漂亮一跃,但在整体的艺术性上还是很难争得高分。
7.8
34
《窗外》

在阴霾的周末里享受清闲
是一种慵懒
四月的春天,轻寒仍不舍离别
那些模糊着逝去的光影
渐次在窗前疏离
回忆,是融化后的旧雪
在房檐下点点滴滴
而我,渇望着深呼吸
哪怕是一口、新鲜的空气
窗帘,惹満了尘埃
蛛网,半垂于墙角
被风吹得瑟瑟
更显得毫无勇气.
凭窗望去
只有半幅灰心
半幅落寂
情感的层次递进分明,但内容没跳出窠臼。一些地方的用词尚需推敲。意象停留在浅表上没有厚度和广度。
7.2
35
天上的鱼

他说
水里的云
是天上的鱼
柔软,欢喜
可是大家都说他傻
他天天看云,夜夜看鱼
大家让他去水边看鱼,去野外看云
后来,他说天上没有鱼,只有云
大家说他聪明了
他不再看云,也不再看鱼
天空掉下了眼泪
角度比较新颖。在跑没跑题上有争议。题目和角度上的“叛逆”,更衬托出了主角从“异常”归为“正常”的悲哀。这一首语言上的“减法”做得不错,个别地方还可继续“减”,如“可是”建议删掉。
8
36
窗.镜子

你总是喜欢对着我
对着我凝视着自己容颜
发呆,微笑,卖萌,忧愁
时间一久,你就成了我世界的全部


你每一次的转身出门
踏进了外面的花花世界
而我就守着你留下的世界
消化着你每一次的心思


我看不到你外面的世界
只是能知道那个真实的你
无声的岁月将青丝染成斑白
你也渐渐的不在我的面前凝视
只是久不久的沉默、恍惚


最后
你世界关上了窗
而我的守候也似乎碎了
碎成那点滴的回忆
镜子是诗中的第一人称,实际的主体是“你”,而“窗”在这里只是结尾的一个客串,造成实际上的跑题。“我”的情感很真实,也很充沛,但文本粗糙,无可圈点的亮点。
7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274

主题

0

好友

5569

积分

超级版主

Rank: 8Rank: 8

发表于 2015-7-23 10:05:11 |显示全部楼层
补存一下首届新诗笔会意偶的评语评分汇总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Archiver|手机版|5460诗社 ( 蜀ICP备07502986号 )  

GMT+8, 2021-4-22 03:20 , Processed in 0.234375 second(s), 21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2.5

© 2001-2012 Comsenz Inc.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