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5460诗社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搜索
查看: 16044 | 回复: 33

新解颐录(存)

[复制链接]

68

主题

2

好友

1249

积分

版主

Rank: 7Rank: 7Rank: 7

发表于 2012-11-14 08:38:28 |显示全部楼层
自从08年风雪等人编撰了《解颐录》,为各人茶余饭后增添不少谈资。时光荏苒,岁月难留,恍惚间,两年又过矣!论坛冷落,而群里热燥,早又添得无数谈资。各位若有闲情,不妨录之在案,供各人一笑,待我辈老时重观。或可余得一二件青春妙想,不枉在此啸聚一番了。请各位不吝赐墨!

整理一下:

解颐补录

【青云可爱】

庚寅仲秋,约风雪赴中山拜会无极。青云闻之,亦欲往,约于中山会面。既往,久候不见青云至,致电弗通,自随无极去。次日接青云来电,怒曰:久候二君不至,何也?吾诧甚,问其所在。答昨日自珠海驱赴中山大学,侯二君不得,至夜方归。吾笑曰:谬矣!吾等之中山乃市,非学府也。彼闻罢几晕。语于风雪无极,皆谓其可爱之人。

【芳香追贴】

芳香尝于天涯社区连载小说,每更新之,必至群中唆众人跟帖,以博人气。初,众人惟命。久,皆避之不及。闻芳香现,尽作鸟兽潜。观跟贴者,多打酱油,诚心观文者,止如茶、小梦数人而已。

【背影之思】

西园公子者,曹门子英是也。自谓曾见女词人某某之写真,遂倾心,引为至爱。问之某某容貌,曰不知,止得其背影。梦寐以思,付之于词章,殷勤以寄,然不得伊人鱼雁半字。辛卯初,闻伊人居金陵,欣然前赴,作《思佳客》曰:此生二十三年过,只为金陵这一春。嗟夫,天下有多情者如西园公子乎?陈孤帆叹曰:吾等伤心者,不及公子万一矣!

【清影拜师】

水云清影者,黄氏女也。求师于陈孤帆,陈引其至群,欲拜吾为师,吾力怯而避之,遂转拜于凌风雪,凌亦避,清影日夜追打,终允。遂辟学吧,专以论诗,孤帆、叶城及吾同授,皆以师名。复又拜邱乌条为师,集五师于一身,致人汗颜,盖其顽皮之使然。较真而论,止一师,乃风雪也。

【千古黄英】

黄英者,川之民女,以歌选秀而爆红。千古者,湘之剩男,北漂于京,感其草根之身与己同,遂粉黄。入群竭力推荐,歌必《映山红》,图必黄氏英,久之竟生爱慕,几不自禁。今北漂者数以万计,出人头地者能几人?民生之多艰如是,国不许士谏,惟托情于优伶,为励志之标杆矣。

【杨家神童】

某日,杨天涯至群示一新体短诗,问于众。皆言稍稚,似出中学生之手。杨曰:此乃吾五龄子之作。众皆称奇,呼为神童。《世说新语》曾云:小时了了,大未必佳。盖小时思无拘束,肆意发挥,如有神助。至大入学,每每洗脑,思发而囿于一格,久之,虽天才亦泛泛矣。此国之大不幸也。

【神慕依依】

高乐游自言网中诗人独服孟依依。每见人贴孟氏新作及群,必垂涎而至,既鼓且呼。又曾披甲潜于菊斋贴诗,偶得孟氏跟帖,则终日妄妄,不知水米之味。此谓之神慕。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68

主题

2

好友

1249

积分

版主

Rank: 7Rank: 7Rank: 7

发表于 2012-11-14 08:39:22 |显示全部楼层
【千古变心】
千古到群有三必事,言必黄英,歌必黄英,图必黄英。千古黄粉心,路人皆知矣。某日,出一佳丽图,竟非黄英也。观者皆愕然,乃诘之,何变心耶?千古支吾不能应,顷刻遁去。(乌条撰文)
【菩萨小蛮】
辛卯初,有广州小蛮入群,顾盼生辉,咸惊为天人焉。风雪、沧海以为近水楼台,热络为甚。某日,芳香于群中曰:“风雪许我菩萨蛮十二首,未知何日可得。”或曰:“事难矣,今日风雪只会做菩萨小蛮,其余不会。”(乌条撰文)
【天后天仙】
如茶者,群中显贵也,挂超级无敌职,领八卦天后衔。某日忽不怿,降旨曰:“天后虽好,似不如天仙。”时沧海在侧,急进《仙人岛》一章,托张天师名为劝谏。如茶阅之,复曰:“仙人也无趣,还是做天后吧。”乃止。(乌条撰文)
【怂梦出墙】
庚寅秋,小梦辞版。众人纷纷作诗以慰,乌条赠曰:芍药曾经眠醉影,夜深莫让海棠知。自言香艳,蓝烟见,笑问:“此海棠隐射何人?”乌条支吾:“此朦胧诗也。”烟曰:“居心叵测,欲怂小梦出墙乎?”
【各有代言】
李无极善潜水,每现必发社稷之惨事于群。高乐游则反之,常以河蟹之图文示众。众谓无极愤青之代言,乐游庙堂之代言矣。
【乐游纸贱】
乐游嗜网书,尝以公司纸笺私印成册备存。戊子年十月,诸子长沙聚会前合力编得《解颐录》百十条词目,录众人花边小趣,各尽八卦之能事。吾同风雪相商,请乐游私印成册,以佐长沙之餐。乐不允,曰:尔等可于街铺印之。吾戏言:羊城纸贵,不宜,京都纸贱,印之最宜。乐即遁。甫至长沙,入室坐定,乐自行囊取小本数册,乃《解颐录》也。众人见罢蜂拥而至,不顾体面,抓拉蹬踢,几跌乐于床下。得者喜气洋洋,风雪最甚,手舞足蹈,于室内狂奔乱呼,俨如八岁小儿。茹彬未得手,怅然曰:尚不知何物,已抢夺一空。乐游衣冠不整,捶胸叹曰:尔等何其迅猛,此册乃吾印,竟无一册存手,恨煞我也!
【虫儿之谜】
虫儿,某女之甲,群内无人识得。其名则风行群内,盖风雪鼓噪之力,每以其名诘乌条。蓝烟偶闻,问虫儿身份。风雪曰:往年曾入某坛,恰见乌条与版主口角之争,虫儿愤愤不平,力挺乌,辩版主于无地。二人遂密。或和词,或弈棋,如花隔雾,不便细访。
【小梦三包】
吾欲约风雪同游中山,示之于群,小梦戏曰:侬日后必往羊城一行。至中山,同无极席上论及小梦之言,皆欢喜。吾言:其来也,无极包行,风雪包住,吾包食,可乎?二人称妙,风雪窃喜莫以名状。
【岛以美名】
至中山次日,无极车载风雪及吾游孙文故居,途中停车,见一湖映山湿翠,恍若仙境,湖中大小两岛相望如黛,三人痴迷不欲去,各持相机捕摄。吾问无极:二岛何以其名?曰不知。遂道:何不自取之。无极不假思索,乃曰:大者可名蓝烟,小者可名小梦。风雪笑曰:汝心内止此二美也。
【风雪溺情】
风雪者,好酒少量。辛卯孟春,尝与友人小酌,夜归,入群闲聊,曰:未醉。时芳香以抱图示清影,接,佯曰:“呼之于影而拥之于吾,值所谓同啥异梦是也”,众讶,或曰:“醉”。孤帆忽记庚寅康园旧事,曰:“初晤,汝康园酒醉,入吾怀,汝重,吾拖之,蓝烟竹影佐证。”风雪曰:“然,汝尝言非吾不嫁,吾心有主,吾之恋于金乌之上,非汝之婵娟也”,帆惊,对曰:“自我抒情”,众笑。盖观醉酒者,或眠,或喧,然未识溺情如此也。(叶城撰文)
【三大八手】
芳香善写,然性惰,乃广集群中好友生辰日期,作小说以贺,强做练笔。庚寅秋,以吾小试牛刀,续砍风雪,描鬼画精。如茶性顽,以八卦教母之盛名追风而至,恰逢乐游诞辰,细细将其解剖。吾亦兴起,作《方香香》,八尽群中可八之人,捕风捉影,蔚为大观。尹月曰:此三大八手是也。蓝烟见一众八文,结曰:如茶之八情深,芳香之八诡异,惟沧海之八致人头大。
【飞鸿队长】
应似飞鸿,唐门老公子。善谈,不善饮。长沙聚会时,滴酒未沾。风雪哂其曰:汝可与妇人同席。又称其“三八红旗手”。后常与意而会,意而亦哂曰:日后但凡有席,汝可为吾等裙钗之队长也。鸿颔首而应,不以为耻。悬想诸葛赠女服于司马事,知其大度也。又,群中蓝烟、小梦皆豪饮之女,亦耻于与鸿同坐。
【乐游励志】  
乐游临群,好发励志语。尝曰:“人咸知天下第一峰,珠穆朗玛也,而不知第二高者谁也。故为人事,亦当独占鳌头。若屈居第二,则与第百千万名无异,默默无闻也。”蓝烟忽语:“乐游影射他人矣。”乐游浑然未觉,滔滔如故。乌条曰:“去岁屈原奖,蓝烟得第二名,正乃屈居第二也。”乐游方悟,急辩白之,蓝不应也。(乌条撰文)
【飞鸿缠梦】
小梦曾作临江仙示群,蓝烟观其结:迢迢梦泽远,忽有故鸿归。戏言必有三角之情。飞鸿不乐,曰:“只吾与梦二角,何来三角?”蓝赞鸿勇气可嘉,添得深秋一暖。梦为避嫌,复贴减兰一则,有“梦里南山”句。鸿雀跃而呼:“小梦慕我久矣,吾曾有甲名南山士。”一群无语。俄顷,小梦怅曰:“群内蓝粉堆如鸦阵,独不见梦粉也。”鸿复现,温情以告:“吾乃梦粉,此间真心待你者,舍我其谁?”恰吾翻得旧句“鸟过轻啼梦”,如谶今日之事,示于群。小梦不服,刺曰:“言鸟必鸿么,焉知非鹏?”盖吾名内含鹏。飞鸿闻言益得瑟,拍掌告曰:“吾名恰为立鹏是也。”蓝烟直呼冷甚。
【冰甜著书】
冰甜,中学生也,稚气未脱。每入群陈其志向,誓著煌煌千万言书。然观其字,十字五谬,问其日常所事,曰:泡网于玄幻间,日读百万字。众人无不惜之,恨其眼高手低,心浮于外尔。治学者当警之。
【蓝烟之隐】
今之作古诗者,多隐忍不宣,止于网络同好者论之。辛卯初,蓝烟《钗外集》付梓,自言十五学诗,愁怀暗诉,不予人知。及嫁夫生子,子复成人。夫、子皆不知其善诗词。直至戊子秋末长沙聚会,抱得《汇编》而归,其夫翻阅,见其名号,乃知。后竭力支持,恩爱愈加。蓝烟感喟:吾之潜伏也久矣。乐游为其作序,亦言:今之诗人较古之诗人尤为孤寂,诸子中何人肯直面其亲属而自告善作诗?但恐为他人所笑尔。
【蓝烟签名】
长沙聚会时,诸子得《汇编》,互为签名。凡蓝烟签名,只书一蓝字,缀以波浪号。吾甚奇,问之。答:烟,易散之物,飘也。及临别之时,思之隐隐有悲感。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68

主题

2

好友

1249

积分

版主

Rank: 7Rank: 7Rank: 7

发表于 2012-11-14 08:39:53 |显示全部楼层
【孤帆浪迹】
孤帆祖籍赣州,学于苏州,戊子年谋职于广州,寄居其叔处。然耽于诗词,两年未就,幸得《雪云堂诗词集》付梓于海外,聊为慰藉。观其作,多寥落之音,随手摘录如:“故园多变动,世路满风尘”、“流年到此最堪惊”、“澄明不得时,埋没一珍宝”、“岭南已是飘零久,苦待云开日出迟。”庚寅年春,复回苏州。犹如潜鱼之入海也,安顿至今。
【子萌戒诗】
子萌,皖人。入群时乃一翩翩学子。曾有诗云:“无意拂弦弦自咽,有情望月月常圆。”又有回乡之句云:“其中味道不曾有,似我初来第一回。”颇称人心。然其一入大学,即退网戒诗,后复现,问其所学,言当今竞争之迫切,无奈而抛诗,专攻编程。之后益发少言,偶有作,皆大不如前。
【尹月攀亲】
乐游居京数载,尝网聊于古典群,某日,见如茶,曰:“吾祖籍河南,与汝为半个老乡”,余戏游曰:“汝祖籍河南,吾祖籍湖南也,同一南字,谓半个老乡”,时湖州乌条不屑曰:“吾亦同湖字,值半个老乡”,众笑,尹月视如茶曰:“如茶,吾亲戚也,吾姓萧,与茶共草头”,游问:“汝萧峰未?契丹人也”,答:“本家”,乌条愤然曰:“萧邦尚且邦外之人,萧伯纳唯英国人是也”,对曰:“不讲历史辩证”。余亦窃笑之。(叶城撰文)
【乌乐测相】
辛卯春,乐游于群解析明春诸国公之动向。并奉某国公画像,乌条测曰:肥头大耳,花花肠子。恰千古入群,亦示近照。乐戏其曰:鹰视狼顾,不可予兵权,久必为国祸。
【天涯落伍】
自上国控网以来,诸事不论,只笃行八卦之趣。杨天涯琐事繁多,极少插嘴。偶插一言,亦无人正视。乌条戏曰:落伍之过。某日现群,见舌战正酣,乃退。稍许重入,已留言三百余条。即作诗感曰:一霎别离语三百,唇枪舌剑是群雄。休嫌笑骂无拘束,三寸高斋有卧龙。是褒是贬,且录之待众人考证。
【红粉骷髅】
犹记己丑夏,千古访穗。席后千古同孤帆入驿站稍歇,恰逢芒果台超女选秀,千古见黄英,不能自抑。孤帆斥曰:“千古俗矣,吾今视红粉如骷髅尔。速速关台论诗!”千古不许,曰:“诗时时可论,黄英非时时可遇也。”不日,二人同赴康园学诗,女弟子中貌美者甚蕃,帆时时顾盼,忘课之所云。
【四娘从良】
坛内曾好反串,久之乐游、紫筠、茹彬、千古四子获美人之名,风雪亦有风四娘之别号。辛卯春,芳香忆及,乃问:“尝闻群内四美,但知乐美、紫美,余二者谁?”吾笑其善忘,告之:“四美名震一时,乐美往来京沪,紫美独据徐州,茹美霸湘渌,千古则为花魁,乃四娘门下头牌也。八月间恰逢四娘四十寿诞,四美当齐聚羊城以贺。”及风雪现,闻此言,叹曰:“奴从良久矣,往事休提!”
【风雪成名】
宁波晚报辟版专呈竹影诗词,风雪之名亦附骥。众皆称羡。蓝烟笑曰:竹影成名,风雪须半成名也。乌条曰:诚可喜哉,吾曹当拥二子聚于甬城,其贺也,并谢晚报也。风雪初以佯装不知,后乃王顾左右。岂惊喜过度,不知所措耶。(乌条撰文)
【同苹异果】
西人牛顿曾有苹果砸头知物理事。某日清影问其师跑堂:“若砸尊师之顶得何?”跑堂闭目而答:“吾当见夏娃。”复问砸沧海若何,曰踢之。问砸叶城若何,曰乃知苹果之味酸。问砸孤帆若何,曰其必满地打滚。又道:“若砸乌条,则知果内藏虫儿矣。”
【千古过节】
庚寅年千古寿诞恰在光棍节。众人闻之莫不感喟,盖其老剩男也。如期,众人掐点贺寿,或文或图或电。千古喟曰:寓京三年,何其快哉!某以诗戏赠:三年在北京,偶尔见黄英。英英今何处?东西南北城。
【风雪敬酒】
己丑夏,竹影随蓝烟同赴羊城。席间诸子初逢竹影,相续敬酒,只肯作小抿。酒过一巡,风雪复举杯敬曰:“之前风雪所敬,此为苗儿秀之请,某先干为敬,君随意。”竹影稍楞,旋倾杯而饮,不复推让。后花小开闻此戏曰:“风雪不及苗儿面重”。苗儿秀者,风雪往年串坛之马甲也。
【水月扔沙】
风雪诗多晦奥,亦少推精。丁亥年,风雪以“水月儿”之名作浣溪沙八阙,风格婉约绮丽,立推。后身份暴露,忿曰:诸子论诗益流于习气,故以水月儿试探之。
【小名乌乌】
某坛某人作《归乡》诗云:千里归家巷,爷娘尽出迎。老犬相望久,忽叫我小名。有贴猜曰:小名旺旺?呜呜?嗷嗷?贴于群,时乌条在,某即言:小名乌乌是也。
【恐吓芳香】
某日屈理穷词入群高呼:“群内何人居渝?”盖其欲赴渝知会众友,故问。芳香见问,欠身施礼,曰:“小女子居渝久矣。”屈理视之女流,不顾而言他:“此间有须眉居渝么?”芳香不服,曰:“汝何轻薄妇人也?”乃答:“吾相貌极丑,恐君惊吓尔。”众人命其示照,贴于群,观其貌,面肥耳大,有福之人矣。
【鸡犬沾光】
西园公子于某晨作叹:观当今楼市,吾欲疯矣!及孤帆现,问其苏州房价若何。孤帆反问其曰:怎突发买房之想?答:奔疲半生,累矣。孤帆鄙其曰:志于房奴,羞矣,大丈夫当志于孙黄。西园不顾,复曰:吾兄于长安置房矣。某闻,赞曰:真乃大富之家。公子怅,曰:兄月薪上万,与我何干。某戏曰:一人富贵,鸡犬沾光也。
【如茶转型】
清清静如茶,不知其来历。随风雪入群,得八卦天后之名。善抡捶击人,亦善爬善跳。群内无人不恐。忽一日,如茶背首曰:“奴一向顽劣,今悔矣,必舍恶妇之名,修淑女之德。众人皆喜。然乌条每以言激之,必抓眉瞪目,欲发作。旋立定曰:奴乃淑女,不可使粗。
【乌贼转型】
影子夜读《诗病五四条》,甚觉给力,粉心顿生,遂于随意吧询诸子:著者何人也,求引荐。乌贼其时深潜也久,闻言跃出:此公论家也。并曰:论家者,唯转型作手后,方解诗词不易,刺语庶几无。风雪立侧受教,稽首自责:洎此当转型。乌贼亦同此议。隔一日,古典群论建安奖入围数作,无入乌条法眼者。风雪临屏长揖:公当转型作手也。天涯颇诧:乌条非作手乎?是时,风雪阴笑不语,乌贼讪讪无言。(风雪撰文)
【自鉴性别】
飞鸿至粤,无极、沧海、叶城、望悠、风雪与聚,候以茅浆,飞鸿屡辞,曰:昔同窗数子,俱善饮,唯吾不能,今每逢聚酌,吾必避乾席,择坤而坐。众嘻之。风雪曰:飞鸿纵不饮,但能自鉴身份,亦是幸事。既归,于Q购得,名其曰:妇女队长、三八红旗手。(风雪撰文)
【糖水涓涓】
小帅素好交游,粤府每有聚晤,多源其倡。庚寅年,小帅竟避众友,屡赴莞城。诸子俱不解。只风雪尝于小帅Q吧,窥得一二:帅非不义也,所会者然也。但求芳名,不意帅口如瓶。是年正阴,小帅自忖诗友违久,乃约风雪同访无极。既归,影照飞传,案首赫然涓字。岁及辛卯,始闻劳燕各栖。嗟夫,小帅情舛,恰《诗经•采薇》云:昔我画图,藏娇瑛瑛;今我推杯,糖水涓涓。(风雪撰文)
【沧海帅呆】
自中文堂出,觅湘菜馆,行散言杂。蜜汁先述莲花山事,青眼错对,平添尴尬。蓝烟继判诗词班,批情妄女,数态异者。千古俨然墨士,昂首护侧。唯沧海忽忆少时木呐,有呆子之谓。风雪曰:呆子者,若非宝哥哥,必是悟能也。沧海答曰:惯此走单,终未有蛾眉垂顾,吾非宝玉也。未几,沧海顿悟:吾亦非悟能也。风雪叹曰:沧海有诗“不复当年小帅哥”,非不帅也,诚帅呆也。(风雪撰文)
【意而啼序】
庚寅岁末,意偶于群征纳生辰纲,谓风雪曰:莺啼序可也。风雪惶惶匪安,恐不胜其力,然一粉之心,终勉难成篇。隔有月,意偶步韵以酬,并泣曰:今生不复填此调。风雪亦惊亦愧,受宠若惊,受之有愧。然心喜甚,语曰:若此,得意偶啼序者,风雪一人乎?意偶默然似许~:)(风雪撰文)
【跑堂可爱】
既识小蛮腰,遂走私开聊。小蛮曰:跑堂兄亦处女座也。风雪曰:然。复作苦瓜脸状,曰:此座曾害吾。小蛮未解。风雪拈旧八卦释曰:昔三人行,吾落单,待趋前,闻一友曰,吾射手也。吾忖其论星座,呼曰:吾乃处女也。一时行人侧目纷纷。友亦愕。良久,一友徐徐曰:吾门神也。噫,彼等所论者,西方之鞠球也。小蛮闻之,柳腰招展,花容增色:跑堂可爱也。(风雪撰文)
【小帅救美】
芳香制卡通,镶诸子名,并西语动态老虎。风雪亦得其一,顿生八意,于群曰:芳香画图,省识老虎爱。诸子俱知风雪戏谑也,只沧海急急如律出:吾亦得,众人亦得。(风雪撰文)
【教主近视】
乐游诗风绮丽,始得美人之名,后声名益大,捧为教主。某日,教主于群施令,字以朱红,且大如斗。乌条叹其视力日益不逮。余者纷纷猜其因,曰阅八卦文者有,曰窥美人者有,某戏曰:勤读《葵花宝典》之故尔。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68

主题

2

好友

1249

积分

版主

Rank: 7Rank: 7Rank: 7

发表于 2012-11-14 08:40:11 |显示全部楼层
【游侠学琴】
游侠儿,昵称小游。性乖,初哈韩,衣发皆类花样男。后学琴,师龚派,勤操十指,废寝忘食。隔半载,口吐珠绣,指拈玉兰,于吾辈俨如嫔妃之于村夫也。乌条惊曰:“风华直追乐教主哉!”假以时日,李玉刚恐跌价。
【一电三番】
清影未尝致电其师跑堂,某日忽电之,跑堂一敛诙谐之态,正襟而谈。恰上级呼之,乃罢,言顷刻回电。未几,叩清影,影怜其长途费资,挂而回之,聊不过一刻,客户又电,复挂。跑堂登群作叹:一电三番,错复如是,真意犹未尽也。又,清影亦登群言:此跑堂憨厚忠恳,大异于彼跑堂,何哉?盖其不知网上可虚网下惟真也。
【逗鹅之冤】
自李导断背一出,天下纷扰陡增。辛卯初,邀风雪游圆玄道观,池中白鹅甚美。于群说之,孤帆因白鹅思及去岁三人之行,乃作诗曰:“圆玄道观看春波,几度羊城共咏哦。棒打无情都散去,不如池里那群鹅。”吾甚疑,究问:“所打鸳鸯耶鹅耶?”其曰:“鸳鸯也。”吾吐,责其改之。清影掩口暗笑。吾澄之曰:“好汉一时都散去。”清影改曰:“呆子一声都散去。”真顽徒尔。
【条戏小蛮】
己丑春末,与叶城赴人市求聘,一女相询。自言节后至今,求职屡无果,问其意向,答曰文秘。观其粗服乱发,乃言:为文秘者,重形象气质,多加修饰则事半功倍矣。其笑而不答。一诗记曰:唇未施朱眉未描,黧裙无彩发如蒿。考官也似观花客,花不娇时眼不抛。辛卯初,孤帆不知何处翻得此绝,示于群,恰小蛮亦在,乌条戏改曰:“沧海若为观花客,第一录用是小蛮。”
【风流不实】
千古粉黄英,天下皆知,盖其自作孽也。小帅慕瑛姐,举群咸闻,盖风雪八卦之嘴厉也。诸子遇千古小帅,必戏之以英瑛。风雪屡哂以“除却英瑛不女人”之言,及偶有顾盼,即录之于群,譬糖水涓涓辈。嗟夫!未行风流之实,而得风流之名,其冤若海,终古难填焉。
【紫美小传】
未建群时,诸子凭诗空想各人性别,谬误难免。丁亥仲秋,冷月奉命作论坛甲申历程。撰至紫筠,扑朔莫辨,捧其诗细读,得“青盖亭亭遮不得,嫣然一笑凝眸”、“脉脉眼波回盼处,而今谁在谁留”、“隔座犹为一笑倾”等句,拍案曰:“柔婉深情,字字珠玑,非一般女子也。”遂不复疑。后紫筠入群,诸子乃知其须眉,然仍以紫美名之。冷月隐退久矣,况无Q,故至今不明。
【乐公献辞】
三八日,乐公摧眉折腰,往祝天后一众曰:“恭祝天后天仙天女三围似魔、收入成山、购物如狂,夫君为奴!叩首叩首再叩首。”其声一过,雷倒一片,天涯叹曰:最知妇人心者莫过于乐公也。乌条大怒,喝斥:叛逆之徒,吾辈须眉岂能容之,应斩立决!竹影立于云端赞曰:乐公好男子也,吾等女辈最喜此类。
【跑堂不贞】
某日跑堂见乌条同某女私聊之截屏,咳咳不止,曰:汝有负虫儿,可恨!乌亦咳咳对曰:吾实不及汝坚贞。意而忽窜至,惊呼:跑堂坚贞,此乃天下第一可笑之言。跑堂泰然自若,捋须自谓:吾一向于美色财宝之前,断无抗拒之力。又,孤帆尝问及久不做诗,何故。其曰:无美在侧,笔涩思竭,奈何。不日,小蛮入群。
【蓝烟寄书】
庚寅岁末,蓝烟《钗外集》付梓,诸子竞相乞赐。欣然诺,一一寄之。以平信故,多耽,收者亦参差。比紫筠得书,于亭中读之,于车中读之,只差厕中未尝读矣。读毕,洋洋得诗词各一,以示诸子,众皆喝彩。唯尹月大恸,曰:“吾书月余未达,必为邮政公人私矣!奈何?”蓝烟不忍,复赠之,仍以平信寄之。(尹月撰文)
【教主直肠】
教主尝于群中发雷图数张,满群哗然欲呕。范桑田适在群,乃正颜责之:君当念一饭不易。何苦为此行状,使吾等狼藉满地,米粟靡费。教主讪讪云:斯言也善,当效吾复取而食之。桑田讶甚:君久居帝京,俸资优厚,何俭啬如此,竟效海上直肠国故事耶?少顷恍然云:无怪君近来才思清减,原为诗肠不复存焉。(游侠撰文)
【风雪改名】
风雪素慕长卿,初以“风雪夜归人”登陆论坛。后查证,有侵权之嫌,乃思更名,踌躇而不得。某日见妻,谈及此事,妻问欲改何名,其答“风雪夜偷人”,妻大嗔,蠢蠢老拳欲相加,风雪恐日后再无酒饮,遂妥协,告知用“风雪醉归人”,方换得丽日晴天。
【尹月教子】
杨天涯曾于群夸子,萧尹月作愧曰:“犬子亦五岁,字斗大不识。向日教其识吠字,告之乃一犬一口也。隔日,其见哭字,惊呼:阿父!此犬了不得,有二口。吾初愕,旋镇定曰:有犬吠汝当如何?其曰必惧而哭。吾指其字曰此即哭也,二口一自犬,一自人。犬口一吠,人口一哭,故也。”
【无非粉条】
十八坛联赛,有七律题屏中字者,尾联曰“明堂秘省深如海,尽弭闲人谤讳声。”无非见之甚喜,潜询而知为粉条作。乃每于群见粉条,必以“粉偶”尊之。蓝蓝、静儿亦效之。洎初选,此诗不第。粉条亦不示悲。尹月赞曰:“粉条七律未见赏于评委 ,而见粉于红粉。其得也巨,其失也微,胡为乎恨哉?”(小梦撰文)
【跑堂跑题】
风雪醉归人,号跑堂,庚寅春,与三清居士谋,集江湖人士,起社竞诗。跑堂出题曰“刀从觅小诗”。及交卷,多写花丛者。于是跑堂甚忧,自作“圣诞余记”诗词一组,中有“捧土朝天歌一阕,马鬃挂剑元虚设”云云,颇有示范之意。入初评,竟以离题落选。跑堂曰:“吾出是题也,安能离之?此泰西所谓黑色幽默者乎?”时静儿在侧,曰:“善,此可入词条。然何以名之?”跑堂怆然,曰:“跑堂跑题。”(小梦撰文)
【垮夫追日】
辛卯春,日本大震,福田核泄,华夏意外恐慌,谣言遂起,屯盐成风。有网民撰联曰:日本大核民族,中华盐荒子孙。乌条见,感喟不已,亦撰曰:垮夫追日,盐不由中。两邦国民举止,孰优孰劣,或见一斑。
【毛衣拉链】
某日,小蛮自言得毛衣链者三。跑堂乃许之曰:吾当赠汝毛线三斤,结毛衣三,恰可用此毛衣拉链也。小蛮嗤之:毛衣链者,饰毛衣之项链也,何谓拉链也。跑堂仆地,久之乃起。(乌条撰文)
【衡阳落雁】
也秋居衡耒间,某日批发仕女写真若干至群,尹月突目垂涎,羡曰:衡阳多美人,也秋福大。可乐诘之曰:美人诚多,然范公何故曰衡阳雁去无留意?尹月曰:君不闻沉鱼落雁之典乎,盖美人一出,雁惊吓而逃也,故不敢久恋。可乐顿悟,释曰:落,坠也,雁惊怖而亡矣。
【半夜机叫】
妖刀素粉蓝烟,常欲效命而不得,深以为恨。忽一日,蓝烟托以事,属之者三。妖刀受宠若惊,慨然应之。入夜,枯坐案前,穷一己之力而为之。既成,则烟盒空,茗盏罄,而天色将曙矣。喜不自胜,遂短信以告。明日,蓝烟答曰:“半夜机叫,原来是你这小妖。”其语俏皮之至。妖刀宝之,至半载而未删。
记之曰:岂有闲情对月吟,当年草色记如今。谁怜露白清灯寂,映取中宵一寸心。(妖刀撰文)
【队长威武】
队长好乐,每于YY群聊之际引吭高歌。举凡华健、刘欢、学友、信哲、王菲、晓琪……无所不唱。其人则高迈豁达,其音则南腔北调。初为劲爆摇滚,为影视经典,复为流行,为民歌,凡数变矣。又以百无禁忌,高亢时歇斯底里,柔媚处婉转莺啼,变幻莫测,诸子莫不叹服,咸曰:“世间之乐,有队长不能唱者,无有其不敢唱者。”队长闻之,益骄矜,以随意吧中,莫己若也。遂见忌于妖刀、沧海、可乐等辈,立誓绝迹歌坛。今不闻其声也久矣,诸子怅然若失。
记之曰:几时天籁落苍茫,玉碎昆山幻冷光。已失扁舟烟水外,只今无梦到潇湘。(妖刀撰文)
【约评太难】
乡野受友之托,评《一剪梅》习作,自知水平有限,欲邀高手五位。求飞鸿,飞鸿初推辞,乡野再请:“您乃大师,赐教一二,学员定会受益匪浅。”飞鸿方许,且评之甚详。求如茶,如茶曰:“好!”乡野慨然:“真山东人也!”求孤帆,孤帆自谦,却评语中肯,乡野猜测:“孤帆苗条依然,谦虚使之?”。求紫筠,紫筠忙,无暇,乡野殷勤催之:“惟卿一人未评。”紫筠赶空评过。求沧海,沧海为难:“评诗还可,评词太难。”乡野不慌:“俺答谢词已成,请您思量。”沧海无语,勉为评点,然只七八字而已,乡野长叹:“再不接如此之活!”(乡野撰文)
【神州第一雷】
沧海既之苏州,语孤帆曰:“跑堂不日将至矣。”孤帆闻之色变,惴惴而问曰:“彼且奚宿?”曰:“欲与君大被同眠也。”孤帆大恐,两股战战,汗出如浆。沧海怪之:“跑堂了无基情,君何以惧之甚也?”孤帆曰:“跑堂鼾声,有过于惊雷。吾昔日苦之久矣。此番避无可避,为之奈何?君其救我。”沧海有难色,久之乃曰:“此神州第一雷也,予亦无计,君可购避雷针,庶几免之。”其后跑堂北上苏州,宿于馆驿。孤帆百无聊赖,遂就跑堂,竟不避惊雷。妖刀闻而叹曰:“斯人何人哉,乃有国士之风!”记之曰:欲说当年尽劫灰,只今长夜梦难回。无端又下陈蕃榻,为听神州第一雷。(妖刀撰文)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0

主题

5

好友

365

积分

中级会员

Rank: 3Rank: 3

发表于 2012-11-14 09:50:02 |显示全部楼层
打酱油..............
千里东风一梦遥。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14

主题

1

好友

195

积分

注册会员

Rank: 2

发表于 2012-11-14 10:53:46 |显示全部楼层
全部发上来啊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0

主题

5

好友

365

积分

中级会员

Rank: 3Rank: 3

发表于 2012-11-14 11:47:43 |显示全部楼层
今早一边喝奶茶,一边看《解颐录》,奶茶离吾口直追电脑屏幕上。办公室众人皆惊。
千里东风一梦遥。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68

主题

2

好友

1249

积分

版主

Rank: 7Rank: 7Rank: 7

发表于 2012-11-14 13:08:38 |显示全部楼层
675632318 发表于 2012-11-14 11:47
今早一边喝奶茶,一边看《解颐录》,奶茶离吾口直追电脑屏幕上。办公室众人皆惊。

哈哈,这位姑娘是谁啊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56

主题

0

好友

1185

积分

金牌会员

Rank: 6Rank: 6

发表于 2012-11-14 14:54:59 |显示全部楼层
无量天尊,此人必是俺家清影师姐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1

主题

0

好友

224

积分

中级会员

Rank: 3Rank: 3

发表于 2012-11-14 20:54:11 |显示全部楼层
这个必须慢慢看,认真看。
。。。。。。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Archiver|手机版|5460诗社 ( 蜀ICP备07502986号 )  

GMT+8, 2021-4-22 20:08 , Processed in 0.187500 second(s), 21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2.5

© 2001-2012 Comsenz Inc.

回顶部